首页

我一直都爱你

关灯
护眼
字体:

115、综合番外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余生》拍摄十周年,也是岳老先生的九十五岁生日, 岳老先生身体状况不错, 已经搬回北京住。(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星蓝组织了《余生》全体主创人员十周年聚会, 一起给岳老先生庆祝生日。地点就在当初拍摄地的度假村。

    “爸爸, 困。”小小余揉眼睛。

    “到了车上你在爸爸怀里接着睡,好不好?再不起来我们就迟到了。”周明谦坐在床沿耐心哄女儿起床。

    小小余眼皮都睁不开,不过还是挣扎着把手递给爸爸。

    周明谦把女儿抱起来给她穿衣服, 小小余靠在爸爸肩头,继续打瞌睡。昨晚跟哥哥疯玩,十点多才睡。

    “爸爸。”

    “嗯?”

    “哥哥。”

    她是要找哥哥。

    周明谦:“哥哥在打扮, 今天要见女朋友。”

    小小余清醒一点点,“爸爸。吕朋友是什么?”

    周明谦:“橙橙姐姐呀。你哥哥不是很喜欢橙橙姐姐吗?”

    “哦。”

    裙子穿好,周明谦把女儿抱下床。

    小小余说:“爸爸,我也有吕朋友,我喜欢妈妈,妈妈就是我吕朋友。”

    周明谦笑了, “妈妈以前是爸爸女朋友。”

    小小余:“现在怎么不是?”

    周明谦:“妈妈现在是爸爸老婆。喜欢到爱,吕朋友到老婆。”

    小小余笑,她实在太小,什么都不懂。

    周明谦抱女儿去找小小周, 小小周在跟知知打电话,他问知知要带什么玩具去玩。

    知知说不带玩具,他得带孩子。

    小小周惊讶:“你妈妈生妹妹了?这么快的吗?昨天不是还没有宝宝?”

    他昨天还在学校门口看到了叶秋阿姨,叶秋阿姨穿高跟鞋。妈妈生妹妹时每天都穿没有高跟的鞋子。

    知知:“我带三宝。”

    原来是这样。

    小小周手托腮, “我也得带孩子。”小小余成天缠着他,让他陪她玩洋娃娃,还要玩过家家。

    小孩子家家的游戏,太幼稚,不过他依然耐心陪着妹妹。

    知知叹口气:“蓝人真不容易。”现在他口齿很清楚,不过从小就这么说,已经习惯。

    小小周跟着感慨:“现在孩子真不省心。”

    知知:“可不是吗,哪像我们小时候那么听话。”

    小小周问:“你奥数作业做完没?”

    知知:“还没。带孩子太忙,没时间做。”

    小小周:“我也是。我晚上回家做,你记得上线。”

    “嗯。得等三宝睡着了我才有时间。”

    “三宝住你家?”

    “我住姑姑家,爸爸妈妈要过二人世界。”

    “哥哥。”小小余推开门,探出小脑袋。

    小小周:“不说了,我要去给我妹妹冲奶粉,她起床了。”

    周明谦把女儿交给小小周,他回楼上找余安。

    余安刚收拾好,换上白色长裙化了精致淡妆。

    周明谦进卧室,盯着余安看。

    余安:“我脸上有花?”

    周明谦关上卧室门:“你这裙子什么时候买的?”

    余安答非所问:“你猜。”

    周明谦:“还是好几年前那条是不是?那时我们还没在一起。你跟我冷战要辞职,第二天你连裙子都不穿了。”

    余安低声道:“没跟你冷战。”

    周明谦:“反正我让你掉眼泪了。”他靠在化妆台旁,把她揽怀里,“怎么想起来穿这条裙子?”

    余安:“之前想穿,但太胖,不好看。”

    生了儿子后她胖了八斤,一百零五,后来工作太忙她也没刻意节食,体重始终没下来。

    生了女儿,她照顾的比较多,自然就廋了下来,恢复到她刚跟周明谦在一块时的体重。

    今天只是心血来潮试试这条裙子,没想到很合身。

    款式不过时,她就没再换下来。

    “我们都认识十年了。”她说。

    如白驹过隙。

    周明谦问:“姜沁过去吧?”

    余安点头,“莫濂应该也带着小情书一块去。”莫濂和姜沁女儿的小名叫小情书,也是大宝给取的名字。

    时间差不多,周明谦和余安去楼下找两个孩子。

    小小余躺正在沙发里喝奶,枕一个靠枕。小小周跪蹲在沙发前,帮她拿着奶瓶,“你别喝那么快,女生要优雅。”

    小小余边喝边点头,她不知道优雅是什么,不过哥哥说得都对。

    周明谦叮嘱儿子:“你们记得拿自己包,我跟妈妈到院子里等你们。”

    小小周做了一个ok的手势,周明谦牵着余安出去。

    小小余喝完奶,拍拍手,“哥哥,抱。”

    “等一下。”小小周快走去厨房,把奶瓶送给阿姨,他又小跑回来。

    照顾妹妹成了他的日常。

    他把妹妹从沙发抱下来,给她背上小包,牵着她去找妈妈,他边走边给橙橙发语音:【你出发没?】

    橙橙正在跟姥爷玩,她戴着姥爷的听诊器,给姥爷听心脏,不时像模像样点点头,“嗯,不错不错。小年轻的心脏。”

    向教授笑,“你都跟谁学的?”

    橙橙:“自学成才。”她拿下听诊器,细心收起来,“姥爷,我长大后也要当个医生。”

    向教授:“我们橙橙想当什么科的医生?”

    橙橙:“我要当心内科医生,专门给病人看心脏。妈妈说人伤心流眼泪就是因为心里难过。姥爷,您治好很多很多脑袋疼的人。我要跟您一样,我想医好所有掉眼泪的人。”

    向教授揉揉橙橙的脑袋,“那到时姥爷退休了每天中午给你送午饭。”

    顿了顿,橙橙说:“我小时候还想当律师呢。”

    向教授失笑,说得她好像现在有多大一样。他顺着话问道:“那后来怎么又改主意了要做医生?”

    橙橙:“因为小小周说他可以替我当律师,当一个比爸爸还厉害的律师,他说还给我赚研发经费。”

    向教授:“你要研发什么药?”

    橙橙:“一种吃了就不会伤心流眼泪的药。听说要很多很多钱,小小周说万一他赚的不够,到时就去他爷爷店里拿一些珠宝卖,卖了我们就会有很多钱。知知也说要给我钱,问他爸爸要几个项目就能赚钱。”

    说着,她叹口气。

    他们两人都要给她经费,那她要谁的?因为要谁的钱就要给谁写作业。关键她自己的奥数题还没着落。

    长大了烦恼可真多。

    程惟墨和向落下楼,催她:“宝贝儿,准备出发啦。”

    橙橙第一次去度假村,路上,她好奇盯着车外看。

    向落靠在程惟墨怀里,两人看一部手机,追她最近播出的电视剧。正在播放的剧情里,配角问男主:“你们俩当初谁追的谁?”

    忽然,橙橙回头,“爸爸,你跟妈妈当初谁追的谁?”

    程惟墨把剧暂停,“肯定是爸爸追妈妈呀,差点没追上。”

    向落眼睛微眯,程惟墨把她眼捂住,他侧身背对着女儿,含着向落的唇亲了几下。

    橙橙:“爸爸你在干嘛?”

    程惟墨:“跟你妈妈切磋演技。”

    向落:“......”

    手机震动,群里有消息,伏总问他们有没有出发。

    大多人都在路上,姜沁还在家。

    小情书在等爸爸,她换好了公主裙,乖巧坐在沙发上不时看看手表。

    莫濂出差,今天早上的航班到北京,这会儿还在回家的路上。

    姜沁给莫濂打电话,问他到哪儿了。

    莫濂:“还有二十分钟就能到家。”

    还不等姜沁说话,小情书伸手,“妈妈,我跟爸爸说。”

    姜沁把手机开了外音递给女儿,小情书柔声细语,“爸爸,你知道我是谁吗?”

    “爸爸的小公主。”

    小情书笑了,“爸爸,我爱你。”

    “爸爸也爱你。”

    “爸爸,我等你,我和妈妈都等你,你不要急。”

    “谢谢宝贝,爸爸很快就到家。”

    小情书没挂电话,一直跟爸爸聊,把从早上起床到现在的所有事都说给爸爸,包括今天穿了什么裙子。

    “给爸爸开门。”紧跟着,门铃响了。

    小情书‘哇’了一声,从沙发上跳下来,把手机直接丢沙发上跑向门口。

    莫濂风尘仆仆,看到老婆和女儿那一刻,所有疲倦不知影踪。

    他弯腰,抱起小情书。

    “爸爸,累不累?”小情书用手摸摸莫濂的脸颊。

    莫濂摇头,心里暖烘烘的,“不累。”

    “爸爸,我爱你。”小情书凑过去,亲了他一下。

    “快去洗澡换衣服。”姜沁从他怀里接过女儿。

    莫濂打开行李箱,把玩具给女儿,还有姜沁的礼物,一盒新款海绵蛋,各种颜色都有。

    姜沁把女儿交给阿姨照看,小情书忙着拆玩具,顾不上爸爸妈妈去了哪里。

    莫濂提着行李箱上楼,姜沁也跟上去,边走边拆礼物,“这个好可爱。”她拿一个在脸上蹭蹭。

    莫濂转身,“听说明年还有新款,到时再买给你。”

    姜沁拿海绵蛋在他脸上胡乱擦擦,自娱自乐。

    莫濂出差一周多,小别胜新婚。

    到了卧室,莫濂把门反锁。

    姜沁主动过去抱他,把脸埋在他脖子里。

    所有的想念,只需这一个动作。

    莫濂开始亲她,吻落在她耳后。

    姜沁:“时间不太充裕,我们还要去度假村。”

    莫濂:“跟洗澡一块,不会耽误。”

    浴室里,所有声音被水流声淹没。

    --

    度假村,奚嘉和叶秋两家早早到了,他们陪孩子在玩平衡车。

    “二舅,你来。”三宝对着季清时勾勾手指。

    季清时过去,半蹲下,“怎么了?”

    三宝整理一下头盔:“二舅,你当拉拉队队长,一会儿给我加油,要很大声,我给你个口哨。”说着她把玩具里的一个口哨挂在季清时脖子上。

    季清时:“......”

    “二舅,你听懂没?”

    “...没。”

    三宝叹气,“那我告诉你,你一会儿要说什么。等我跟哥哥比赛时,你就喊三宝小仙女加油,三宝小仙女最棒!”

    叶秋跟在他后面过去,听到三宝的吩咐后,她没忍住,笑了出来。

    季清时:“二舅跟你商量个事行不行?”

    三宝点头,让他说。

    “让你爸爸当队长,我当小兵。”

    “爸爸要陪妈妈,没时间。”

    季清时:“我也要陪你舅妈。”

    叶秋摆手:“我不用你陪,谢谢。”

    季清时一直盯着叶秋看,叶秋偏头,幸灾乐祸,笑得肩膀发颤。

    “舅舅。”三宝撒娇。

    季清时硬着头皮答应下来,拿下口哨,陪一群小屁孩玩。

    叶秋跟他一块过去。

    度假村环湖步道上没车,几个孩子经常到这边骑平衡车。

    四个孩子在起点准备好,就等着季清时吹口哨发令。

    叶秋站在路牙石上,贴着季清时后背,双手环住他脖子,整个人懒洋洋地靠在他身上。

    季清时吹下口哨,四个孩子奋力向前。

    叶秋:“三宝小仙女加油,三宝小仙女最棒!”她踢了季清时腿弯一下,示意他加油。

    季清时实在喊不出口。

    叶秋接着给三宝加油。

    三宝最小,体力也赶不上三个哥哥,他们都特意放慢速度,就连二宝都知道要让着妹妹。

    季清时突然惊诧道:“他们的自行车怎么没有脚踏?”

    叶秋:“...这是平衡车,靠脚蹬地的力量往前走。”

    季清时恍然,原来这样。不过看上去跟自行车样子一模一样。

    叶秋下巴搁在他肩膀,幽幽道:“儿子从小就玩这个,你现在才发现没脚踏?”

    季清时假装没听见,看向终点那边,“三宝,加油。”

    湖的另一边步道,莫予深和奚嘉慢慢悠悠在散步。孩子们的欢笑声也传到了那边。

    奚嘉望着骑车的几个孩子:“三宝好像是第一名。”

    莫予深:“随你。”

    奚嘉收回视线,快走两步拦在莫予深前面,抱着他的腰退着走。

    他们难得这么悠闲,只要在家,时间基本都给了三个孩子。

    莫予深驻足,奚嘉踮脚,亲他,唇还没撤回来,又被莫予深攫住。

    湖边柳树冒出新绿,柳条随风摇曳。

    孩子们的嬉闹声越来越近,这个深吻才结束。

    “爸爸,丢丢!”三宝停下来,双手捂住眼。

    知知也慢下来,“不亲亲,就没有你。”

    三宝手放下来,看着哥哥,“亲亲就能生宝宝吗?”

    这个问题把知知难住,他说:“你还小,说了你也不懂。”他怕三宝不依不饶接着问,就给她喝水。

    只要出去玩,他都会背上三宝的水杯,“喝点水,美白,变漂亮。”

    “哦。”三宝很听话,知知给她多少水她就喝多少。

    喝了水,三宝不想骑平衡车,把车丢给知知,向奚嘉跑去,“妈妈。”

    莫予深把女儿抱起来,“累不累?”

    “不累。”三宝忙问,“爸爸,姑姑怎么还不来?”

    莫予深:“应该快了。”

    伏总在群里说,岳老先生已经过来。

    奚嘉和莫予深带着几个孩子往酒店走。

    三宝在爸爸怀里待了一会儿,又去骑平衡车,跟二宝和知知比赛,随着欢乐声,几个小孩子的身影越来越远。

    莫予深和奚嘉也加快了步伐。

    酒店门前,二宝和三宝还在比赛,知知在旁边给三宝加油。

    “好啦,可以把车收起来了,我们去找太爷爷。”奚嘉让司机把几辆平衡车收进后备箱。

    三宝:“太爷爷在家。”

    奚嘉:“另一位太爷爷,你见过,可能忘了。”

    大宝记得这位太爷爷是谁,前几年爸爸妈妈还带他去大山游玩,他在那里过了暑假。

    后来太爷爷搬到北京,他跟妈妈每年都会去看望太爷爷。

    酒店宴会厅,不少人围着岳老先生坐,还买了书来让他签名。

    岳老先生精神头不错,戴着老花镜,给他们每人都写上几句祝福语,他笑着说:“我写的可灵了,以前我就给嘉嘉写了几句祝福语,后来都成真。”

    “太爷爷!”大宝来了。

    岳老先生耳背,大一点的声音才能听到,大宝喊了两次他才听清。“一年不见,又长高不少。”

    主创人员基本都是全家过来,十年过去,都有了各自的幸福,还有些人做了爷爷奶奶。

    尚老师今天就是带着外孙一块过来,伏总的女儿也马上结婚,说很快又能再聚。

    周明谦和向落差不多时间到,姜沁一家紧随其后。

    “姑姑。”大宝对姜沁招手。

    姜沁走过去,把大宝抱起来脚离地,“比上个月又重啦。”

    大宝:“我去找伯伯聊聊。”

    姜沁问:“你们俩要聊什么?”

    大宝学着知知口吻:“蓝人之间的秘密。”

    他穿过人群,来到莫濂身边,“伯伯。”

    莫濂一看他眼神就知道,准备好事儿。“要请我吃饭?”

    大宝:“...行啊。”顿了几秒,“伯伯,你要不要换个隐形眼镜?都戴好几年了,我觉得是时候换一副了。”

    莫濂并不戴眼镜,当初他跟姜沁刚在一块,大宝去家里玩,追着他问:伯伯,你什么时候去看眼睛?我有钱,我借给你,你不能再认错姑姑。

    他哄着大宝:伯伯戴眼镜了,是隐形眼镜。

    大宝不相信,在网上查了之后发现真的有隐形眼镜,这才放心。这几年大宝一直以为他戴隐形眼镜。

    莫濂小声问他:“你是不是又要借钱给我?”

    大宝点点头:“嗯。”

    莫濂问:“这回利息是什么?”

    大宝:“也不多,就是到时候够我买几匹阿拉伯马的就行。我要送给妈妈当生日礼物。我给你三千块,到时你给我买三匹马。”

    莫濂:“......”

    人到齐,岳老先生给所有孩子都准备了红包。

    孩子们站成一排,他们让岳老先生猜猜都是谁家的孩子。

    岳老先生今天高兴,跟他们玩起来:“这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指指小小周,“跟周明谦一个模子。”他说知知:“眼睛长得像姑姑。”

    那么多孩子,他一个都没猜错。

    后来发红包时,小小余跟小情书手牵手过去。

    岳老先生问:“告诉太爷爷,你们几岁啦?”

    小小余:“我饿岁。”(2岁)顿了下,“姐姐山岁。”(3岁)

    在场的人都被小小余的普通话逗笑。

    蛋糕来了,孩子们都围着蛋糕唱生日歌。

    吃蛋糕前,岳老先生让人拿来笔墨,铺上宣纸,写了一幅字:我们《余生》都幸福。

    聚餐从中午开始,一直到晚上都有活动。

    三宝吃了半盘蛋糕,就想去玩平衡车。知知和小小周跟橙橙一块去玩了,没人陪她。

    二宝:“我陪你。”

    三宝:“可我们太小,妈妈不许我们出去。”

    大宝去找爸爸妈妈,说要带弟弟妹妹到湖边健步道玩平衡车。

    奚嘉跟莫予深自然不放心,中午餐结束,他们开始各种娱乐活动,奚嘉跟莫予深带着孩子们去湖边玩。

    二宝和三宝在前面玩平衡车,大宝没骑平衡车过来,他给弟弟妹妹做后勤,替他们背水杯。

    奚嘉搂着大宝肩膀,边走边聊。

    大宝拿妈妈的手玩,轻轻挠了挠,“妈妈,你这里疼不疼?”

    那是手上的茧,长期拉缰绳留下。

    奚嘉:“不疼,没感觉。”

    大宝:“妈妈,你不用那么辛苦,以后我赚钱养家。我现在就有很多钱。”

    奚嘉在他额头亲了下,“谢谢。”

    大宝:“等过几年我就让伯伯送我私人飞机,我把飞机卖了就给你买个马场,再送你几匹马,到时你去当老板,让舅舅给你牵马。”

    奚嘉笑,“好。”

    莫予深走在他们后面,半天都插不上一句话。

    后来奚嘉跟大宝聊到男人的肩膀,大宝说等他再长大一点就能背着妈妈了,不过他也很怀念被抱着的感觉。

    可现在已经长大,上小学,没人抱得动他。

    莫予深:“爸爸能抱动你。”

    大宝身高随莫予深,比同龄孩子高一个头,六十多斤。

    “我太重。”大宝说。

    莫予深:“再重爸爸也能抱动。”他弯腰,把大宝给抱起来。

    大宝:“好丢人。”

    奚嘉:“再大也是爸爸妈妈的宝宝。”

    莫予深:“爸爸还能抱你走一段。”他突然很怀念大宝一点点时的那些日子,初做父亲的喜悦清晰如昨。

    不知不觉间,大宝已经快到奚嘉肩膀。

    “你小时候经常像大海。”莫予深还不忘声讨他。

    大宝早不记得什么事,“我心胸很宽广是不是?”

    莫予深:“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大海除了宽广,还全是水。”他说:“你跟姑姑出去玩,每次都答应爸爸要早点回来,结果半天都不见你影子。”

    大宝:“我们男人之间,就不要斤斤计较。”

    莫予深:“男人之间可以不计较,但你是男孩。”

    大宝:“......这话也是我以前怼你的吗?”

    莫予深:“有自知之明。”

    大宝哈哈笑。

    走了几百米,大宝怕爸爸累,“爸爸,你放我下来。”

    莫予深没放:“不累,爸爸还能抱你再走一段路。”

    大宝:“谢谢爸爸。”他都已经忘了被爸爸抱着是什么样的感受,今天体会到了。

    奚嘉也想抱儿子,“给我吧。”

    自从有了孩子,她的臂力惊人。

    “太丢人太丢人。”大宝捂脸。

    奚嘉还是抱过来,“比五岁时只重了一点点。”

    大宝纠正:“不是一点点,是二十一斤。”

    “妈妈抱习惯了,不觉得那么重。”奚嘉说:“母亲的力量超乎你想象。”

    大宝趴在妈妈肩头,“我今天好幸福。”

    奚嘉抱着大宝走了两三百米才将他放下来,之后,她跟莫予深一人牵着大宝的一只手。

    大宝刚会走路时他们就这样牵着他,他总是不知疲倦往前走。

    走着走着,便就长大了。

    “哥哥。”三宝放下平衡车,跑回来找他们。大宝把她头盔给摘下来,拿手给她擦擦额头的汗,拉着她往前走。

    二宝一直陪妹妹玩平衡车快累瘫了,不过他还是快步赶上妹妹,从背后推着她,让她省点力气。

    奚嘉看着几个孩子,忽然感慨:“再过十年,他们就都长大了,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黏着我们。”

    莫予深:“等他们长大了,到时你黏着我。”

    奚嘉跟他十指紧扣,跟在孩子们身后。

    “老公。”

    “嗯。”

    “爱你哦。”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谢谢小仙女们两个多月的陪伴,感谢投雷和灌营养液的小仙女们。

    再求个完结评分,小仙女们可以给我们莫予深和奚嘉评个分~笔芯~

    下本写《风起时》,季星遥慕靳裴

    大概要十二月中下旬开,我尽量早点开。还是总裁文,文案你们到专栏里看,要是喜欢可以先预收。

    宝贝们,我们有缘再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