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一直都爱你

关灯
护眼
字体:

113、配角番外十九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赶时间去机场,姜沁让莫濂松手, 她要去拿行李箱, 她没说话只动作示意, 莫濂没放, 一直紧攥。(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我帮你拎。”他这么说,然后随她进屋。

    从进屋拿行李箱到坐电梯再到楼下,两人之间始终沉默, 莫濂也始终没放开她的手。

    各自推行李箱,不时盯着拉手看。

    莫濂想跟她说点什么,依旧怕她嫌弃, 他索性沉默不语。哪怕她喜欢他,他还是怕她嫌弃他。

    他不时侧脸,小心翼翼看她一眼。

    到了楼下,司机已在车边等着给他们提行李。

    莫濂说了今天的第二句话:“坐我的车?”这样他们就能坐后排,他可以牵她的手。

    隔了几秒,姜沁把行李箱交给司机。

    上车时他们也是从同一侧进去, 手攥手。

    司机一身鸡皮疙瘩,原来莫总也这么黏糊。

    汽车缓缓驶离,司机自觉将前后挡板降下。

    五点多,天还没亮。

    今天除夕, 路上没什么车,这个城市很少这么安静。

    姜沁侧脸看莫濂,莫濂也在看她。现在她终于能在他专注又深邃的眸光里看到她自己。

    两人还是相顾无言。

    她跟莫濂并不陌生,她看着他长大, 成年,成熟,变得更有男人魅力,也看着他一点点从善良走向阴暗。变成那个她极其厌恶的男人。

    莫濂把她手松开,双臂紧抱她入怀。

    姜沁的脸先蹭了他白衬衫衣领,然后她靠近他,侧脸埋在他脖子里,脖间跟白衬衫上不一样,是另一个温度。

    还有好闻的荷尔蒙味道。

    奚嘉的霸道总裁剧本《恋上深海的星星》,不止一次描述男主身上的气息清冽,现在,她体会到了。

    知道这是一个什么味道。

    强势的又让人安稳沉沦的气息。

    姜沁困了,眯眼趴他怀里。

    莫濂到现在还没平静下来,抱她那刻他心脏差点蹦出嗓子眼,连呼吸都困难。他抱得不止是她,还是他穷极半生做的一个梦。

    反正直到现在他都觉得他配不上有这个梦。

    “你打算玩多久?我把工作提前安排下去。”这是他今天跟她说的第三句话。不自觉他就计数。

    以前他想跟她说话却不敢。

    小时候不敢,长大后就更不敢。

    从来他都是远远看着她。

    后来出国,那时每次见面都是她说,他听。

    她说什么他都听着。

    她说个一两分钟,短短一次见面,他能回忆很久,期盼着下一次她去纽约看程惟墨再去数落他一顿。

    这些年他就靠这些回忆活着。

    后来,她不再去找他。

    再后来,他在餐厅看到她跟一个男生,她恋爱了。

    姜沁声音沙哑:“可能两三周。”也许更短。她不需要再旅行治愈。余安还等着她回去录主题曲。

    莫濂以为她这么急着回去是因为:“下部古装剧很快要开机?”

    姜沁抬头,“你怎么知道我接了什么剧?”

    莫濂喉结动了动,“经常关注你行程,除了那几个月。”

    姜沁明白那几个月是哪几个月,他是别人男朋友的那段时间。

    关于今天以前的过去,谁都没再提。过去,他们好不容易都走过去了。

    到机场天也亮了。

    姜沁等不及,过了边检就给余安发去祝福:【生日快乐,新年快乐。】

    紧跟着她又发了一条:【旅途还没开始,我等到了陪我终老的那个人。你今年的生日愿望提前实现了。元宵节后我回来录主题曲。】

    周明谦被身边的动静吵醒,睁开眼他懵了。余安靠在床头对着手机掉眼泪,他赶紧坐起来,“怎么了?”

    他以为是他昨晚折腾她把她给折腾得哪儿疼,“我以后注意。”他哄着她。

    余安放下手机,破涕为笑。她抱着他脖子,笑出声来。

    周明谦:“你傻了?”

    余安喜不自禁:“我生日愿望实现了。”

    周明谦愣了半秒,怎么可能?他惊诧道:“这么快你就知道种上了?现在还有这种app?”

    余安:“......”

    特别无语,“睡觉。”她躺进被窝接着睡回笼觉。

    周明谦贴着她,“都醒了还睡什么睡,庆祝你生日。”

    “怎么庆祝?”

    “实际行动。”

    过了会儿,余安受不了,声讨他:“你刚刚不是说你会注意!”

    周明谦:“我是说以后会注意,没说现在。”

    --

    二十多个小时后,姜沁和莫濂到了南半球某个国家的小城。

    这个小城不知名,大多数人没听过。

    小城依山傍水,没有出名景点,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车水马龙。

    天跟湖一样蓝,湖里倒映高山,还有几所靠湖边的房子。

    大片大片云朵飘在半空,低得仿佛触手可及。

    不时有一群鸽子从天空掠过。

    眼睛所见,美得跟一幅画一样。

    姜沁是第二次来这里,上一次带大宝一起。她也是偶然在杂志上看到这座小城的名字,远离尘嚣,幽静闲适。

    经过半小时车程,他们到达酒店。

    办理入住前,莫濂征求姜沁意见,“能不能只开一间房?我睡地上。”

    姜沁盯着他看,没吱声。

    莫濂当她默认。

    现在跟以前正好相反,如今大多时间他在说,换成她静静听着。

    酒店只有三层,他们选了三楼,房间有一个大大的阳台,阳台上养了各种各样的花,爬满窗台,满屋芳香。

    叶子沁绿,像水洗过。

    姜沁趴台上看这个小城的风景。酒店门前那条道上,一个年轻父亲陪女儿骑单车,女孩穿白色公主裙。

    迎着风,长发扬起。

    女孩笑着,不时转头喊人。

    年轻父亲一路跑步紧跟其后。

    莫濂把行李收拾好,问酒店多要了一条被子和床单,又要了一块地毯,搭了临时床铺。

    姜沁还在阳台,夕阳只剩半边,余晖洒在她侧脸。

    这是小城一天最热闹的时候,下了班的父母带孩子出来散步。

    莫濂走过去,“要不要喝水?”

    姜沁回神,摇头。

    莫濂又问:“要不要吃东西?”

    姜沁始终看着外面街道,还是摇头。

    以前每次带大宝出游,大宝是趴阳台上看景的那人,悠闲自得。她忙里忙外还要照顾大宝吃喝。

    现在她成了大宝那个角色。

    莫濂盯着她背影看,犹豫好几秒,他走上前半步把她转过身,然后环在怀里。

    在飞机上他们只牵过一次手,之后她一直睡觉,好像怎么都睡不醒,他没打扰,就坐旁边看着她。

    姜沁往他脖子里靠靠,侧脸紧贴。她迷恋那个体温和气息,即便这里是夏天她也不觉得两人靠一起会热。

    莫濂下巴蹭着她发顶,“我性格里有些东西根深蒂固,有时行为偏执,跟在你在一起可能做些事还会犹豫不决,我哪里要是做得不好,你跟我说,我改。”

    姜沁:“不用改,以后会好的。”她两手不自然垂在他身侧。

    楼下那条街,路灯下有拥吻的年轻人。

    她收回视线,抬手环住他的腰。

    莫濂脊背僵直片刻,然后低头找她的唇。

    唇瓣相触,悸动在两人五脏六腑猛烈撞击。

    荷尔蒙混合阳台的花香,扑鼻而来。姜沁感觉自己醉了。

    长而深的吻,让她一时忘了置身何处。

    姜沁肩膀被莫濂勒得生疼,莫濂腰间也没能幸免,都是她的指甲印,或深或浅。

    晚风吹过,阳台花草摇了摇。

    大街上,拥吻的情侣早就离开,人群也散去,孩子们已经回家。

    渐渐地,路上恢复了安静。

    莫濂这才放开姜沁,不管是他还是姜沁,两人刚才呼吸过快,心口有点像岔气时的绞疼。

    酒店服务台打来电话,询问他们是否需要晚餐,并告知他们,还有半小时酒店厨师就要下班。

    当然,他们也可以去品尝其他饭店的美食,不过尽量在十点前,十点后小城的餐厅基本都会打样。

    莫濂感谢一番,就在酒店点了一些食物。

    姜沁去浴室,洒了几滴精油泡了一个热水澡。走神时她一直在回味莫濂刚才那个吻。

    莫濂站在阳台平复思绪。那个冷静自持的他早不见踪影。刚才他差点越线,没克制好自己。

    姜沁洗过澡,酒店正好送来晚餐。

    两人吃饭也很安静,姜沁不时抬头看他,每一次都撞进他视线里。莫濂低头要去亲她,手机响了,是大宝的电话。

    姜沁喝几口温水才接听,“宝贝儿。”

    大宝很难过:“姑姑你骗人,你不在家,我找不到你。”

    姜沁看着莫濂:“姑姑出来找王子了,元宵节就回去。”

    大宝:“那你快点回来,我赚了好多好多压岁钱全都给你。”

    姜沁心里顿时暖暖的,“姑姑找到王子了。”

    “真的吗?他是哪个国家的王子?”

    “......”

    “姑姑,我要跟王子说几句话,我得问问他那边到底有多远。对了姑姑,那里没有机场没有车站,你是怎么到了那么远的地方?”

    姜沁:“乘船。”

    大宝眨了眨眼,他怎么没想到?早知道他就给姑姑买游轮。

    大宝嚷嚷着要跟王子说上几句话,姜沁把手机递给莫濂,“大宝找你。”

    “大宝,新年好。”

    大宝愣了愣,“你是伯伯?”

    “嗯。”

    在一个小孩子面前,莫濂竟然莫名紧张起来,“我就是姑姑的王子。”

    “可...可...可是你有公主呀,一个王子不能有两个公主!”大宝着急了,“妈妈说过,一双一世一生人。”

    奚嘉在旁边纠正,“说错啦。一生一世。”

    “哦哦哦,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大宝严肃起来:“伯伯,你是不对的!”

    莫濂:“伯伯之前错了。也找错了人。”

    大宝还在纠结:“你怎么能认错公主呢?姑姑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仙女呀,你怎么看不到她呢?我们滑雪时,我和姑姑都看到了你,你没看到我们。”

    莫濂:“以后再也不会认错。”

    大宝难过了一下,又问,“伯伯你是不是近视眼,所以才没看到我和姑姑?那你知不知道姑姑一直在找你?她找不到你她都急哭了。”

    莫濂没吱声,开不了口。

    大宝想着自己犯错时就不敢吱声,伯伯应该是近视眼认错了人。

    “那我原谅你吧。我压岁钱借给你,你要买个最好的眼镜,下次不许认错姑姑。”他又问莫濂:“眼镜多少块钱?”

    莫濂:“好几千块。”

    大宝想了想:“那我借你好几千,我不会问你要很多利息,等你有钱了你还我一架私人飞机就行了。”

    莫濂:“......”

    “伯伯,你是不是小时候看电脑看多了,所以近视眼?那你看不见时就赶紧找医生呀,你这样隐瞒病情是不对的!”

    被大宝又教育了一番,通话才结束。

    姜沁已经把餐桌收拾干净,简单洗簌过倚在床头看剧本。

    莫濂把手机给她,“用不用我帮你对台词?”

    姜沁在想别的事:“我一遍还没看完,等熟悉再说。”

    莫濂点头,在旁边站了片刻,他去洗澡。

    水流哗啦哗啦。

    才十点多,小城路上就没有多少人。

    这里车少,偶尔有辆汽车疾驰而过,车轮声清晰传到房间里。

    姜沁翻剧本,不时也哗啦一声。

    小城格外幽静,房间里也是。

    姜沁伸手捞过手机,开始编辑微博:

    【新春快乐。

    之前你们总问我,怎么还不恋爱,该有个家了。

    今天,我等到他莫濂了。另一半情书这些年他还一直留着。我不知道他喜欢我,他也不知道我从十几岁就暗恋他。

    曾经我懦弱,他自卑。我们一直在错过,蹉跎了半生。谢谢给我们好运和勇气的朋友,我们终于又遇到。

    今天往后,我相信我跟他都会成为好孩子,然后一起走人生余下的路。】

    姜沁看了一遍,点击发送。

    莫濂擦干头发,坐在临时床铺上看手机。

    他跟姜沁话不多,觉得这样刚刚好,无需那么多言语。这些年他们没联系却知道对方成了什么样的人,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他习惯睡前刷微博,只看跟姜沁有关的报道,结果今天有那么多条留言和私信,他迅速点开,就看到了姜沁他的那条动态。

    姜沁合上剧本,关了房间的灯。

    房间霎时暗下来,只有莫濂手机屏幕的光亮。

    许久,莫濂从震惊中抽离,怕影响姜沁睡觉,他赶紧关上手机。

    他有很多话想跟她说,后来也只有两个字,“晚安。”

    姜沁没吱声,下床到他临时床铺,她还是像白天那样,把脸贴在他脖子里。

    心跳彻底乱掉。

    “情书的另一半就是有你名字的那半,被我给撕掉了,什么时候你再补一份给我。”

    莫濂嗓音沙哑:“不想补了。我再重新抄一遍,把两半抄在一张纸上。”他低声道:“睡觉吧。”

    “嗯。”

    莫濂没松开她,两人一块睡在地板的临时床上。

    她很瘦,却能承受住他全部的重量。

    通往她心里的那条路被他彻底占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