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100、100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一年一次的朋友聚会相当热闹, 整座山头同年龄段的妖几乎都来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席间摆满了各种能生吃的蔬菜水果, 还有向日葵带过来的瓜子。

    看到言桉进来, 嗑瓜子的众妖纷纷道:

    “言桉,快过来!”

    “言桉,你找到双修伴侣了吗?”

    “肯定找到了,言桉都好久没回来了, 如果没找到, 她早就回来了。”

    “小铜钱,来来来,坐这坐这, 和姐姐唠嗑唠嗑!”

    言桉此刻还沉浸在灵延是沙这件事情,听到狐狸精姐姐的呼唤声,就走了过去,在对方旁边坐下。

    刚坐下,她就被塞进来一把瓜子, 向日葵热情的招待:“言桉, 多吃点瓜子。家里瓜子都要吃不完啦!”

    言桉甩甩头,把灵延的事暂压下, 就开始磕起了瓜子。

    今日梁白羽倒是难得地早早就来了,位置就在言桉对面。

    见好友坐下后,他剥了颗葡萄放进嘴中:“你还真去找人双修了?”

    言桉看他一眼, 眼神中明晃晃的透露着——“不然呢?”

    梁白羽:“我只是随便说说,我一说你就当真了?”

    言桉咬着瓜子壳,咔嚓咔嚓响:“但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啊。”

    “……”

    梁白羽叹了口气。是他的错, 早知道自家朋友是这种性子,他就不该随便提建议。

    “你最近到底在哪?我去过清越仙府找你,也见了清藤。他说没见到你。”

    在座的妖,基本上都知道言桉去找了清藤仙人。毕竟在同一座山里待着,事情只要有一只妖知道,就意味着大家都会知道。

    喜鹊转头看向言桉:“你没有去找清藤仙人吗?”

    锦鲤也纳闷:“那你这段时间去哪了?”

    瓜子吃的有些干,言桉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有些羞赧地低下头,小声道:“我在灵延山。”

    轻轻一句话,但热闹的席间瞬间安静了下来。大家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灵延山?”梁白羽慵懒的换了个坐着的姿势,“哪个灵哪个延?”

    言桉揪揪叶片:“就是灵延大帝的灵延啊。”她顿了一下,继续补充,“我现在的双修伴侣,是灵延大帝。”

    众人:“???”

    众人:“!!!”

    大家十分震惊,表现出极大的不相信,甚至觉得言桉是被人给骗了。

    梁白羽坐直了身子,认真了一些:“言桉,出门在外不要太轻易相信他人。”

    其他人纷纷点头。

    “灵延大帝哎,旁人见都见不到他,怎么可能会找人双修?言桉你可能是被哪个坏男人给骗了。”

    “灵延大帝脾气不好,谁见到他都会被杀,和他双修的话,那可太危险了。言桉出山八个多月了吧?现在还能安然无恙的回来,就说明你在的山不是真的灵延山,你那个灵延大帝也不是真的灵延大帝。”

    “到了灵延大帝这个层次,已经无欲无求,天人合一了吧?岂会和我们这些小妖一般,拘泥于双修这些事?”

    “……”

    狐狸摸摸言桉的头:“唉,可怜的小铜钱。不过没关系,你都平安回来了,有我们在,那人找上门你也不用怕。吃一堑长一智,狐狸姐姐给你介绍几个好男人呀。”

    言桉瞪大双眼:“……是真的!”

    大家还是不相信。

    言桉解释了一通也没什么用,后来灵机一动,将身上灵延给的小铃铛拿了出来。

    这铃铛虽小,系在言桉身上显得平白无奇。可她真的取了下来,想递给众人观看以证实她双修对象确实是灵延大帝时,一股恐怖的力量波动从铃铛中席卷而出,如同水纹一般,以铃铛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扩散。

    席间修为低的妖,直接从人形被压回了本体,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不止如此,还惊动了各族的族长,飞掠过来问情况。

    族长都是千年以上的修为,见识比它们这些几百年的妖要广得多。

    他们围在一旁,远远观望着言桉手里的铃铛。

    铜钱草族族长有些迟疑:“这难道是……清音铃?”他在古籍中看到过,这清音灵可是无上法宝,几万年前就存在了,一直由灵延大帝收着,没有人见过。

    而现在,这清音铃在言桉手里。而且很明显,清音铃已经认了主。

    至此,大家不得不相信,言桉确实找了个灵延大帝当双修伴侣。

    朋友聚会第二日,言桉和同住一湖水的锦鲤一起,去了喜鹊的洞府。

    到的时候,狐狸已经在了。至于喜鹊的双修对象,带着它们的孩子出去历练,以给它们留下小姐妹聊天的空间。

    对于言桉和灵延大帝一起的事情,它们已经震惊了一天。今天,也就没有昨日那般惊讶。

    只是,八卦的火焰却绝不会灭。

    昨日言桉大概说了一下认识灵延大帝的经过,而今天,大家好奇言桉和灵延大帝的相处。

    大家都是女孩子,女孩子一起,话题尺度也会比有男孩的时候大一些。况且,还有狐狸在。

    狐狸穿着身红裙,妆容魅惑,对着言桉眨眨眼睛:“小铜钱,你家灵延大帝在床上怎么样?是不是和他修为一样高?”

    在床上怎么样?是不是和修为一样高?这要怎么分辨呢?

    言桉揪揪叶子,不太明白。不明白的话,点头就是了。

    于是她点了下头。

    众人眼神交汇中,都流露出几分暧昧的笑容。

    “啧啧啧。”狐狸又问,“那你们多久双修一次?”

    言桉更是奇怪:“每天都双修啊。”

    众人:“???”

    狐狸摸摸自家妹子红润的脸蛋:“每天双修你吃得消吗?不累吗?”

    言桉摇头:“不累啊,双修不是和睡觉差不多吗?”

    众人:“???”

    喜鹊发出了疑惑:“和睡觉差不多?”

    言桉磕着昨天没磕完的瓜子:“嗯啊,就是抱着睡。”

    大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

    狐狸咳了咳:“除了抱着呢?”

    言桉想了想,摸摸自己的唇:“还会亲一下。”

    众人异口同声:“还有呢?”

    言桉莫名其妙地回望着众人的视线,诚实的摇摇头:“没有了啊。”

    狐狸一脸恨铁不成钢:“小铜钱,你知道怎么双修吗?”

    “知道啊,喜鹊和我说过。”言桉指了指旁边坐着的喜鹊,“她不是说躺一张床上就好了吗?”

    喜鹊:“……”

    狐狸:“……”

    一直单身的锦鲤恍然大悟:“原来躺一张床上就好了啊。”

    狐狸殷红的唇抽了抽:“不是!你们铜钱草族、锦鲤族真是太不会教了,你们都两百岁了,连这个都不知道!来,让狐狸姐姐好好给你们讲讲!”

    然后狐狸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本画册,在桌上翻开。

    言桉、锦鲤、喜鹊纷纷围了过去。

    狐狸一页页翻开,抑扬顿挫的用她那副嗲而媚的声音,详细讲解了每一页。

    听完后的言桉,真真切切地震惊了。

    这这这和她之前所知道的,完全是两个世界啊!

    她张了张嘴巴,小声地开口:“他是不是也和我一样,不知道啊……”

    狐狸摇头,一副经验丰富的模样:“怎么可能!那可是灵延大帝,活了几万年,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他会不知道这种事?”

    狐狸拍拍言桉的肩膀:“我猜他是那方面不行,又喜欢你,所以才故意骗你,想让你留下。”

    言桉张了张嘴,可这回一个字都没说出来。经过了一番科普,她已经明白了很多事情,也知道不行代表着什么。

    灵延他,真的不行吗?

    狐狸叹了口气,将小册子收起来,安慰言桉:“小铜钱,没关系的。你如果还想生孩子,你就换个男人,男人多的是。”

    换一个?

    言桉一愣,下意识就摇头:“不行,我不要换。”

    “也是。”狐狸点头,毕竟灵延大帝那方面不行,可人家修为高。言桉如果随心所欲换一个,怕是有性命之忧。

    她想了想,又拿出了一个小瓷瓶,递给了言桉。

    言桉犹豫着接过:“这是?”

    “是药水,也许可以治一下灵延大帝的问题。你拿回去可以试试。”狐狸对着言桉挤挤眼睛,“姐姐给男人用过很多次了,很有效果的。”

    一听可以治,言桉眼睛一亮,重重点头:“谢谢狐狸姐姐!”

    “不过你最好偷偷的。”狐狸交代道,“一般男人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你要保护一下你家灵延大帝身为男人的自尊心,否则我怕他知道后恼羞成怒,迁怒于你。”

    言桉点头如捣蒜:“哦哦哦,好的!”

    三日后,灵延来接了言桉。

    山间的小妖都偷偷藏在各个地方看着,还能听到几句激动兴奋的声音。

    “好帅啊!”

    “我居然见到了活的灵延大帝!”

    “真的好帅啊!”

    “……”

    灵延没理这些小妖,带上言桉就走了。

    言桉转身,和藏在树间的朋友们挥手。她的意思是,让它们光明正大出来看,可是它们不敢。

    灵延的速度很快,没过几个时辰,便回到了灵延山。

    言桉带回来很多东西,一到灵延山,便开始扒开储物袋整理,一样一样地拿出来。

    新鲜红润的大苹果、水灵灵的梨、用树叶抱着的一大袋瓜子等等。

    灵延站在一旁看着,微微挑眉:“你带这些回来干什么?你想吃这里不都有吗?”

    “这些不一样。”言桉收拾的有些累,索性坐在地上,仰着头道,“这都是我朋友们自己结的果子,比一般的果子好吃多了,不信你尝尝。”

    灵延摇摇头,没说话。他弯腰拍拍言桉的头,顺手拿走一个山竹,就去了后院坐着。

    言桉在房间里,把东西都收拾好后,拿着手里的小瓷瓶,去了厨房。

    她在厨房里捣鼓了一会儿,端着杯水向灵延走去。

    院子后有一颗参天古树,这颗树历史悠久,可早年间被雷劈到,虽然还活着,但已经无法生出灵智,只能是一棵普通的古树了。

    树干粗壮,树枝苍劲有力,叶片绿而厚实。

    阳光透过树荫,一半被挡下,一半洒落在树下的木椅上。

    灵延此时,就躺在木椅上看书。

    言桉在木椅前站定,将手中水杯递过去,大眼睛一闪一闪,显得很真诚:“灵延,喝水。”

    灵延微微一顿,视线从泛黄的书页转移到言桉身上。

    言桉亲自给他倒水,这还真是难得。

    灵延眼中荡起笑意,撑着木椅起身,接过水杯:“怎么突然间给我——”他的话猛地一停。

    这水,不对劲。

    灵延垂下视线,望着那杯透明的水,里面有淡淡的味道传来,是一股合欢花的味道。

    虽然很淡,但毫无疑问,制成这杯水的合欢花,应是一株千年以上的合欢花妖,如果喝下会有什么后果,可想而知。

    言桉站在旁边,手下意识勾着自己的手指头,有些心虚地问:“怎、怎么了?你怎么不喝啊?”

    灵延抬头:“谁给你的?”

    言桉呼吸乱了一拍:“什么?”

    “水里的东西。”灵延伸手,将水往地面一泼,“谁给你的?”

    言桉不敢面对他的视线,低下头,遮住了自己眼睛。狐狸姐姐说,这药混进水里谁都发现不了的,灵延大帝也不行。

    但现在……被发现了。

    “朋、朋友给的。”她呐呐道,睁开眼睛隔着手指缝隙看着面无表情的灵延,“你、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是不是身体有点小毛病,所以才一直瞒着我啊……”

    灵延:“……”

    “你不用太担心,朋友说这个小毛病还是有希望能治好的。”言桉将手拿了下来,很认真地安慰他,“你不要抗拒服药,会好的。我会等你好的。”

    灵延受不了言桉的这个眼神。

    担心的,认真的,为他考虑的眼神。

    他沉默地看着她,似乎在权衡和思考着什么。半晌,他那双眼渐渐变得深邃而漆黑,但同时,似乎又跳动着火焰。

    灵延伸出手,扣住言桉的手腕,一用力,将人拉到了自己怀里。

    正在真心实意劝他好好治病,不要太担忧的言桉一愣,微微挣扎:“你要干什么呀?”

    他又不行,为什么还拉拉扯扯的呢?当务之急,不应该是先治病吗?

    灵延听出她的言外之意,轻笑了一声,笑意微冷:“正名。”

    言桉:“?”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天旋地转间,她已经被压在了木椅之上。

    裙摆垂下,落在青青草地上。

    到后头,言桉的衣裙半垂在手臂间,上头系着的铃铛一直叮铃叮铃轻响。

    春风温柔,白云温柔,连阳光也温柔。

    可唯独,灵延不温柔。

    作者有话要说:  6(‘o · o’)9

    推一下我滴完结文《银狐仓鼠的佛系穿书日常》,搜我专栏可见~

    文案:阮迎银是一只银狐仓鼠精,夹紧尾巴本本分分做人二十二年,结果穿进了刚看的一本反派重生文里。

    反派江邢远前世有个女友叫阮迎银,但阮迎银后来渣了江邢远,害得江邢远破产,最后卷了钱跑了。

    江邢远结局凄惨,死后重生回高中,报复阮迎银,弄得阮迎银结局的时候人不人,鬼不鬼,活着比死了还痛苦。

    阮迎银:身为一只穿书的废材仓鼠精,我只想本本分分做人qaq

    后来,

    阮迎银每回都觉得自己成绩要垫底,结果成绩出来后,她是第一;

    阮迎银觉得自己短跑不行,结果跑到终点后,她是第一;

    阮迎银觉得自己五音不全,结果学校晚会上,她唱歌的小视频被发到网上,瞬间收获无数粉丝,还有唱片公司的人来请她出道…

    甚至连刚开始踩她巧克力,踢她凳子,逼她吃芥末的反派江邢远,最后都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一声接着一声地喊她:“宝宝,帮帮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