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两次后我穿回书里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5章 穿回来第一百六十五天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第一百六十五章

    张山监狱。(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小说

    夜晚,十四人间的监狱里鼾声四起, 贺千建没有睡着, 躺在铁架床上, 月光下的脸警惕又阴郁。

    之前他多次找狱警帮忙, 想要让他帮忙联系江卓夫妇, 不知被谁知道了,又被传成了他要联系的是贺家人,黑哥那群人听到这小道消息, 立刻以为他是想要找外人帮忙解决监狱里的问题,当天晚上就抓了他盘问。

    贺千建自然不可能承认,实话实说他想要找的是自己的亲生父母,然而黑哥他们并不相信,教训了他一顿之后, 大概是顾忌什么,好几天没有再找他麻烦,就在他准备松口气,安静等待江卓夫妇那边的消息的时候, 不知又从哪里传出谣言, 说他准备靠贺家的关系在监狱里买东西。

    偌大一个监狱, 肯定不缺有背景有货源的人, 那些人大多心狠手辣, 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 垄断整个监狱的货源, 在此之前就已经不知道收拾了多少人, 贺千建这边的消息一传出来,当天下午放风的时候,他就被人带走好好谈了话。

    从那之后,贺千建的日子越发难过,黑哥只是14号房的老大,而那个垄断了生疑的却可以说是整个监狱无形的老大,他不用一声令下,只需要一个眼风,贺千建身上的伤就再也没有断过。

    开始大家还顾忌他之前贺家大少爷的身份,哪怕是打他也不敢动真格,顶多让他身上多几块青紫,可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所有人发现不论是贺家还是江家没有一个人来这里探视他之后,这点顾忌也消失了。

    贺千建想要翻身,牵动腿上的伤口,没忍住嘶了一声。

    鼾声四起的房间里,这声轻呼因为刻意收敛并不算大,然而挨着贺千建床铺的黑哥却听到了——自从贺千建得罪了监狱的老大之后,黑哥就让人把贺千建赶到了与他的床紧挨着的床位。

    “还没睡?”

    毫不掩饰其目的声音凑近贺千建,一股酸臭味随着说话的人开口碰到了贺千建周围,黑暗中,有一只手慢慢放了上来。

    不知碰到了哪里,贺千建没忍住叫了一声,那人更加起劲,翻身上下其手。

    贺千建闭着眼没有动,这么久了他已经习惯了几乎每晚黑哥都要对他做些什么,可能到底还是有那么几分顾忌,虽然能做的都做了,但一直都没有做到最后一步。

    待在监狱里这么久,贺千建也是个正常男人,早在初三的时候他就背着家里交了女朋友开荤,一直到和贺家闹翻,他背地里的女朋友就没有断过,这么久以来他也早就有些耐不住了。

    虽然最初他也觉得黑哥恶心,但时间长了,他也就习惯了,甚至不看黑哥的脸,也不是那么难接受。

    这边窸窸窣窣的动静,引起了不远处同样没睡的痩矮男人的注意,他张开眼睛向这边看来,见到比别人高出一个人身体的床位,心里冷笑了一声,眼底全是怨毒的恨意和快意。

    黑哥自己高兴了,立刻就翻身睡了,贺千建扯了下身上的被子,正想要自己动一下,就忽然听到脑海里响起再熟悉的电子音。

    贺千建表情瞬间变了,弹了一下,旁边的呼噜声响起,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哪里,扯紧被子没有动。

    他屏住呼吸,听着脑海里久违的声音

    ——系统重连中……13、24。49……数据缺失,系统受到重创,重连失败……

    失败?

    贺千建张开眼,怎么会失败?

    他立刻在脑海里呼喊系统!系统!你在不在?!

    系统没有回答,然而电子音再次出现——系统第二次重连……49、51、63……数据缺失,系统受到重创,重启需要再次重连……

    一晚上,贺千建就听着脑海里一遍遍“系统第x次重连”,一夜未眠。

    监狱给犯人的时间安排得明明白白,早饭过后,贺千建就要跟着其他人一起去工作间工作,然而昨天一晚上没睡,加上这几天新伤旧伤不断,一起来就觉得有些头重脚轻。

    去工作间的路上,贺千建走在了犯人队伍的最后,苍白的脸色和起皮发白的嘴,看起来就精神很不好。

    今天恰好又是帮贺千建联系江家人的狱警值班,他看到贺千建的脸色,想到前几天亲自去了趟江家,提起想要让他们去监狱看看贺千建的时候,那对对待陌生人都很温和礼貌的夫妇却忽然变了脸色,尤其是那位女主人,眼底的厌恶根本难以掩饰,就连他一个外人都可以清楚的感觉到。

    亲生父母不喜,养父母不要吗,想到贺千建现在的处境,狱警哪怕知道他绑架过贺家真正的大少爷,也忍不住对他生出几分同情,那时候贺千建也不过是个高中生,突然知道自己的身世,叛逆期加上偏激之下做错了事情,虽然有些过分却也不是不可原谅,他的亲生父母和养父母都未必过于残忍了些。

    想到这里,狱警轻轻叹了口气,抬腿往贺千建那边走去。

    然而,他还没走几步,手臂就被人抓住,是之前和他说少管犯人闲事的前辈。

    狱警前辈看了眼贺千建的方向“你干什么去?”

    狱警对前辈还是尊重的,停下脚步回答“我看149号好像身体有些不舒服,我想过去看看,如果他身体不好,就送他去医务室。”

    狱警前辈闻言就皱了眉“他要是不舒服,自己会打报告,你去问什么。”

    狱警听到这近乎不近人情的话,有些不舒服,也皱了下眉头“前辈,贺千建现在才二十出头,正是最好的年龄,他家里人不管是亲生的还是养父母都不管他,他已经够可怜了,而且这段时间您也不是不知道,他不知道被人明里暗里打了多少次,我去看看也是本着对工作负责人的态度。”

    狱警前辈见他目光坚定,满是对世人一视同仁的关心和善意,想到每次提醒他都不听,很想直接不管了,可到底还是恨铁不成钢“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掺和这些犯人之间的事情,你说贺千建才二十出头,爹不疼娘不要可怜,你有没有想过,他好歹享了十多年别人一辈子都可能享受不到的大少爷生活,那些一出生就没爹没妈,为了一口吃的为了不被饿死不得已才做了犯法的事情的不是更可怜?”

    狱警一愣,声音比之前低了些“可那也不是他愿意的啊……就算是他做错了事,他养父母不肯原谅他,可他亲生父母也不原谅他,连看都不来看一眼,未免太过分太冷血了。”

    狱警前辈见他的模样,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语气也比之前冷了些“你只听到贺千建的一面之词,怎么就确定是贺家和他的亲生父母冷血,而不是贺千建活该?”

    “他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做得再……”

    “你也说了他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不是没成年的孩子了。”狱警前辈打断他,沉声道“今天你换岗,别在这里值守了,去探监室待着吧。”

    狱警还想要说什么,前辈却已经转身离开。

    他看向已经没了犯人人影的工作间方向,眼底闪过一丝忧虑,从另一个出口离开了。

    ……

    探监室。

    值班处的两个狱警正看着新闻,忽然电话铃声响起,一人接起电话,嗯了两声就挂断了电话,嘟囔道“怎么这个点就有人来探监……”

    另一人闻言抬头“就有人来了?”

    “说是个年轻男人。”狱警边说着边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转身见通向监狱的门也打开了,愣了下,看到是新来没多久的同事,好奇道“周阳?你怎么到这来了?”

    周阳笑了下,道“组长让我今天来这边值班。”

    “那感情好。”狱警笑道“正好咱还没怎么说过话,里面在播新闻,你进去坐坐,来了人探监,我接过来再和你唠嗑。”

    周阳点点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正指向七点,有些好奇“现在就有人过来?”

    “我也说这哥们来得早。”狱警伸出脑袋往外看了下,边往外走边道“不知道是来看谁的,这会儿过来可耽误工厂的工作了,我去接一下。”

    周阳忽然想起了脸色不太好的贺千建,心里有些担心就没有答话,恍神间就见到同事带着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两人低声交谈着向这边走来。

    “江先生,这两位都是我的同事,一个姓张一个姓周,都是这里的狱警,平时我和小张在外面值班,小周在里面看管犯人。”

    狱警带着笑意介绍着,周阳才发现本来在里面看新闻联播的同时也出来了。

    他下意识打量了一眼眼前的年轻男人,不由得眼前一亮,随即便有些好奇他是来探望谁,这个年龄这样的气质谈吐,不像是会认识监狱里面这些人的模样。

    这样想着,他也就问了出来“江先生,你是来探望谁的?”

    江臣弯唇“贺千建。”,,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