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关灯
护眼
字体:

297、饮食男女(55)三合一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饮食男女(55)

    “你倒是快着些呀!”齐芬芳坐在后座上不停的催。(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小四手都在抖了, 脚搁在下面哪个是油门哪个是刹车都分不清楚了, 吼道,“我这不是正找呢吗?”说着,一脚油门出去, 七绕八绕的总算从这条被司机师傅让出来的道上绕出去, 紧跟上救护车。

    齐芬芳刚才被吓的腿肚子抽筋, 这会子眼泪还不受控制的往下流,林忍让一天那吼吼的,能耐的没完的人, 这会子也不能耐了, 这娘俩害怕了还能吼出来, 他一个大男人,越是害怕越是失音,连一个字这会子也蹦不出来。

    小四坐在驾驶位上, 问说:“我姐夫给接生的……孩子挺好的……”

    “你这孩子心咋那么大呢?他一个大小伙子见都没见过这个,上哪会接生了?还不定怎么着了……啊?你说老二这是干啥?人家的命是命,她肚子里那个就不是命……”

    “我二姐那是心里有谱的……”小四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 心里都有阴影了,只这会子不好说罢了。刚才帮着接生给姐夫递剪刀的时候一直跪在边上, 孩子的头都出来了,结果那个当妈的手里还拈着针给压在车下的孩子施针呢, 嘴上特淡定,“……孩子,没事, 阿姨给你止住疼了……一会子消防叔叔就来……你等一下……没事,坚持到医院,阿姨叫你全须全尾的……”

    那被压着的孩子大点,看两人的姿势,分明就是胳膊伸出来护着更小的孩子了。这么大的孩子也是知道害怕的年纪了,知道自己的胳膊怕是保不住了……可二姐告诉孩子,坚持,只要坚持到医院,就没事了。

    那种特别笃定的语气……一边救人,一边安慰人,一边挣扎的生孩子……手一收回来,又自己给自己这个摁摁那里揉揉,孩子一下子就出来了。生孩子……都疼。不开那么多指也生不了呀,人家疼二姐肯定也疼……可还是先急着救人,“我姐夫……挺熟练的……”两口子像是演练过很多遍一样的娴熟。

    “你知道啥?”齐芬芳道,“你见过生孩子?”

    没!

    没见过!

    “那你咋知道有没有出纰漏。”齐芬芳盯着前面的救护车,“产后大出血……”

    “说点吉利的!”小四猜油门错踩成刹车了,这会子幸好是跟着救护车的,要不然非得被后面的车给追尾了。她重新启动,“……别说了……我姐挺好的,孩子也挺好的……都很好!记住了,都很好!”

    是!都挺好的。

    “……汇报上来是挺好的。”急诊中心的主任是这么给上面汇报的。

    院里的领导也急啊,“……抽调全院最好的妇科儿科大夫……不能有任何意外,听明白了吗?这是命令!”

    “是!不会叫出现任何意外。”

    这边挂了电话,救护车呼啸着就到了急诊中心门口。

    车门一推开,呼啦涌出了一大拨的人,林雨苗都没反应过来,孩子就被谁给抱走了。她一下子就急了,“孩子……别抱孩子呀……”她一跳下车,就朝抱孩子的人奔去,周安民一把给拉住,“你跟进去干什么?在外面等着。”

    林雨苗甩开他,“孩子叫抱走了,再给弄错喽。”

    “医院是干什么吃的,这个时候能犯这种错误吗?”周安民就道,“有专门的人负责,一共抽点了三名医院最拿的出手的专家……没事……”

    说着话,后面又一辆车停下来,是老丈人和丈母娘跑过来了。

    丈母娘一下来就问:“怎么样呀!”

    “人进去了……”周安民就道,“最好的医生……”

    谁问你这个了?就问你人和孩子好着没,说这些没用的。

    “你说说你……”齐芬芳一脸你怎么一点用都没有的表情,“我就问你,人呢?孩子呢?哪呢?”

    林雨苗已经朝里跑了,“孩子被不知道谁给抱进去了……”

    那还了得。

    齐芬芳跟着大闺女蹭蹭蹭的就往里面跑。

    林忍让这会子缓过来了,拉着周安民:“老二呢?哪边呢?”

    老二刚才被老二家的抱下车,人都没往推车上放,直接抱着朝里面去了,“应该在就诊病房里……”

    应该?

    应该的是多了!她本来应该好好在妇产科待产的,还跟我提什么应该。

    然后老丈人也从周安民跟前刮过去了,这急诊科的病房在哪儿呢?

    周安民委屈的不行,他收到消息以后也是踩着油门第一时间赶过来的呀,在这边守到现在……咋都成了我的不是了。

    小四停好车就喊:“大姐夫……我二姐……”

    这回周安民有谱了,废话没有了,“走吧,跟我走。我知道在哪……”

    这会子人和孩子都在急诊病房,还是专门的抢救室。大人和孩子都在里面,桐桐压根就不需要谁来检查,“我自己知道我的情况,我很好。”她一边说着,还一边安排,“赶紧给外科打电话……等会子有两个重伤的孩子要送来……这手术别人不行,得齐主任……麻烦赶紧通知齐主任……不论如何,将孩子的胳膊保住,只要暂时保住,手术后续的一系列问题都有我……来个人记录,我交代一下那俩重伤孩子的情况……快……”

    边上就有大夫马上掏出笔,“您说……我记……”

    她躺在病床上说,几个护士要过来给清理,四爷给拦了,桐桐多要体面的人,这种乱糟糟的环境下,哪怕她自己是大夫,她也接受不能,因此就道:“我来,我来收拾……”

    护士长是老护士长,多会办事的,“您放心……交给我们……”她自己上手,将床盖起来,所有人手伸进去盲操作。

    这边林雨桐交代完了,才躺下,还不忘叮嘱四爷:“……那俩孩子来了……推我过去……记得叫我起来……”

    知道!

    “你抓紧休息会儿。”四爷说着,把她放平,叫她枕的舒服点。

    林雨桐睡着前最后一句话是:“换个病房……把抢救室给腾出来……”

    好!

    几个刚实习的小大夫,都哭了。进来没问过自己的孩子一句,心里挂念的全是两个病号。

    其实林雨桐在救护车上已经把手搭在孩子的耳边诊脉了,孩子的脉象很好。一点事都没有。

    再说呢,有四爷呢,后面跟了一家子,能有什么事?

    四爷也觉得该换个病房,换个病房安静,不管大人还是孩子,都能休息好。其实最好是能回家去,但显然不行。就是自己同意也不可能,林家一大家子没人愿意。他们还是觉得在医院是最叫人放心的。

    行!那就先换个病房。

    主任就道:“……去我办公室吧,那边地方大……”

    边上妇产科的就道:“最好还是去妇产科……我们那边还预留了特需病房,都收拾好了……”

    行!那就去妇产科。

    儿科的护士抱着孩子,这边好几个实习医生推着病床轻轻的从里面出来。林家人都在外面,林阳和苏南也赶到了,林阳也到学校了,苏南也到单位了。林家人倒是没跟两人说,可出了那么大的交通事故,少不了出警……那边一出,苏南就很快得了信了。第一次假公济私的开着警车办私事的时候拉了警笛。

    人一出来,都涌过来。四爷摆摆手,朝外指了指。

    这会子已经有医生跟林家说了,大人没事,孩子也没事。

    这就是万幸呀。

    等到了病房,这会子才想起来,孩子是男还是女呀?

    丈母娘问女婿呢:“……是小子还是姑娘?”

    当时真没注意。

    四爷才转身,“我看看……我看看……”

    护士给孩子洗了,衣服啥都换好了,这会子都笑了,“是个姑娘……胎养的真好,又白又嫩的。”

    四爷也才结果来,头发乌油油的,脸蛋白嫩嫩的,眼睛睁开圆溜溜的看,啥也看不清楚的情况下,打了个小哈欠,四爷接了奶瓶给喂了水,这孩子闭上眼睛又睡去了。

    林雨苗就小心的看爹妈,齐芬芳瞪了她一眼,“看我干啥?”这个外孙女得的多惊险呀!现在还管啥姑娘小子,平平安安就是最好的。她主动过去接了孩子,“……我瞧瞧……”

    孩子这东西吧,就不能见。尤其是血脉连着的,那是一看就搁不下的。

    林忍让说话比较耿直:“……瞧着比可可俊,是吧?”

    齐芬芳没说话,但笑容说明一切。

    林雨苗哼笑了一声,“……可可妈可在呢。”

    你在我们也这么说,是俊嘛。

    小四在边上问守在外间的妇产科大夫,“……我二姐现在的情况……都好吗?”

    “都好……接生的手法……还是很专业的。”这人说着笑,“看来,林医生在家也没忘记教学工作呀。”

    是说把自己姐夫训练的都能在大马路上接生了。

    一般心理素质不行的新手医生都不敢说在大马路上就顺利的给接生了。

    这边正说着话呢,走廊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然后一个医生进来,对众人云点头了一下,就看向四爷。

    咋回事呀?林家人不懂,四爷懂。

    四爷没顾上孩子,直接推门进了里间。他一到床前,桐桐就睁开眼睛了,一瞬的迷蒙都没有,“那俩孩子送来了……”

    “应该是进了手术室了……”四爷这么说。

    进了手术室而不是手术之后才来,这是说情况比预想的要危险。

    林雨桐伸手,给自己扎了针,勉强的止住疼,四爷将她抱上轮椅,把大衣披上,毯子给盖上,“这就走。”

    嗯!

    林雨桐自己是看不见自己的面色,脸色连同嘴唇都没有血色。

    这一推出去,外面的人就有些反应不过来,“去哪呀?”

    林雨桐看了苏南一眼,苏南拦住了林忍让和齐芬芳,四爷这才推着人往出走。

    人出去了,林忍让才反应过来了,“是不是检查去了……这要是有哪不好,可别瞒着我们。”

    齐芬芳抱着孩子的手一紧,可别真出啥事了。

    苏南打听的多了一点,“……不是……是俩危重病人……”

    边上的医生补充,“俩孩子才十岁,车侧翻的时候俩孩子护着边上更小的……胳膊都压在车下……玻璃扎透了……林大夫之前安排了,到了医院一定叫她……她想保住俩孩子的胳膊……”

    “……可……”可这没别的人了吗?怎么就非她不行了呢?

    苏南才道:“这会子医生都是想着保命再治病……孩子才十岁,没了胳膊……”如同折断了翅膀呀。

    林忍让坐在沙发上没动地方,“以为学了医是治病救人的……可这谁能想到,干这个活也是要拼命的……”

    边上的医生心有戚戚焉,“这哪里是拼命,这就是抢命……跟阎王抢命呢……”

    是得跟阎王抢命,外面危重通知下了两次了,家长赶过来的时候都快哭死过去了。

    林雨桐到手术室所在的楼层的时候,所有的道儿都给她清扫出来了。

    外科这边给的答复是,保住手臂的可能性不大,如果非要保住,不说能不能保证胳膊的原有功能,就只术后血运……风险就太大。很可能进一步恶化……只为了保存一条功能可能不行的胳膊,不值得叫孩子冒这个风险。

    林雨桐起身,“从中西医科室调两个助手来……我去……”

    你这……行吗?

    林雨桐咬牙,“行!”

    齐主任就看四爷,想着是不是他会劝劝。

    四爷没劝,伸手把针囊递过去,“我在外面等你。”

    嗯!

    林雨桐挑了粗一点的针,先给自己下了针,一针止疼,二针是叫自己保持清醒的。

    针刺,然后行针,再然后拔了,“准备手术。”

    她去了洗手消毒换手术服去了,四爷顺势就退了出去。

    这么大的事故,各个部门的领导都来了,这些家长也都安置在大厅里,等着。

    现场的监控拍下了全过程,交管部门拷贝下来发来了。

    大厅里挤了很多人,有各个部分的负责人,有医院的领导,有孩子的家长,有组织活动的单位,包括新闻媒体,把礼堂挤的的满满当当的。

    有关部门没有隐瞒,公布了这段二十八分钟的视频。

    车水马龙的街头,猛的,好好在马路上行驶的两台小车,随着地面垮塌了下去。后面紧跟着的就是拉着孩子的大巴车……司机反应很迅速,急速的打了方向盘,车子朝隔离带冲了过去。隔离带有一个不算低的台阶,还带着护栏网,车冲了过去直接给撞在大树上,大树的一根树枝被车顶挂的断了,这一段往下掉的力直接造成了翻车。

    这些只发生在一瞬之间,技术人员将速度放慢了几倍大家才看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一刻所有的人想的都是,幸好车没掉到塌陷的坑里去,这要是掉下去了,这么多孩子……更没法救了。

    紧跟着,就见视频上所有的看见这个事故的人能奔过来的都奔过来了,报警的报警,打120的打120,有些孩子的位置好,没被压着,就有周围的人自发的小心的将孩子给抱出来。然后三分钟不到,省一的救护车急救医生和附近的警察同时就到了……救人有序,先期走的轻伤员。

    然后就看到从车里被找到的浑身是血的孩子……好些家长就呜咽起来,那是认出是自家的孩子,杜仁杰解说,“……玻璃扎伤血管的孩子太多了,这都是失血过多昏厥的孩子……生命体征明显在下降……但是……”镜头一跳,“看见这个孕妇了吗?你们往下看……”

    就见角落里的一辆车上下来一个孕妇,肚子很大,她直接翻越了护栏,一边奔跑,一边朝后喊什么,紧跟着一个男人追了过来,手里拎着医药箱。然后好像是针灸……一针一针扎了下去……她的动作迅速,好似半分钟就过一个……救过去的就上救护车,直接被送走。

    杜仁杰就道:“这些孩子是幸运的,这是咱们省|厅的林雨桐林医生,也是咱们医院特聘的专家,止血急救出神入化,别小看这几根银针,就是这些银针维持住了孩子的生命体征……”说着,一个穿着手术服的医生进来,在杜仁杰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杜仁杰朝前面的领导点头,这才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这几个孩子已经从手术室出来了,生命体征平稳……家长可以放心,咱们林大夫中药祛疤的手艺也很好,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还大家一个完完整整健健康康的宝贝……”

    谁这会子还在乎有没有疤痕,但这样的好消息还是叫现场的气氛一松。

    屏幕上的镜头还往后走,就见大巴车下压着的俩孩子,一个年轻的女大夫给这位怀着孩子的林大夫说着什么,然后就见这大着肚子的女人先是跪着,然后侧躺下去……镜头拉近,能看见这个林大夫似乎跟孩子在说着什么……她吃力的给俩孩子扎针,然后突然她身边的男人动了,把大衣脱下下护住她的下身,手伸下去忙活什么了……

    大厅里不由的发出一阵惊呼之声,这是要生了。

    可这边生了,那边手里也没放下重伤的孩子……这样的姿势维持了足足得有两三分钟,她才收了手……然后镜头里又出现了应该是这林大夫家人的两个女人,她们站里的地方,距离那个塌陷的深坑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塌陷还在小规模的继续……当时谁都没有注意,但是换个角度,就知道这有多危险。

    然后……孩子出生来,被用小被子裹了出来……

    视频到这里就卡住了,“……是的!林大夫是到医院待产的。她是羊水破了之后才来医院的。从她家人的角度讲,不巧,碰上了这次的事故。可在这里,我也得说一句侥幸!幸好,出事故的时候你们的孩子都碰上了林大夫。”视频快进了几下,从车下救出了压着的俩孩子,“这俩孩子还在手术室……我刚刚得的消息,给俩孩子手术的还是林大夫……她在生了孩子一个小时之后,重新进入了手术室……她被送回医院的时候就说了,孩子到了千万叫她,她答应了两个孩子,会救活他们,会保住他们的胳膊……所以,请相信我们医院,请相信我们的医生……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我们收治了三十七个孩子,二十八个轻伤,七个重伤,两个危重……除了两个危重的还在抢救之外,别的孩子状态良好……所以,也请家长们冷静,只要孩子无恙,其他的咱们以后再说。”

    至少别在医院里闹。

    大人的事其实好处理,就怕就是这种牵扯到孩子的。

    之前还暴跳如雷的家长,情绪慢慢得到了安抚。两个重伤孩子的家长在角落了一遍一遍的祈祷……又是一个多小时,手术室里传来消息,“手术成功……两孩子的胳膊都保住了……”但人还得在icu,他们需要的护理级别不一样。

    两家的家长找相关领导,我们别的要求没有,就是一点,后续的治疗,只能是林大夫。

    医院就为难,“你们也知道,林大夫刚生了孩子……她的身体情况不允许……”

    “那除了她,你们谁能保证孩子的胳膊跟之前一样?”孩子的妈妈固执的坚持,非林雨桐不行。

    而林雨桐刚从手术室里出来,浑身都湿透了,顾不上洗,浑身几乎是脱力的坐在轮椅上,叫护士给推出来。门一开四爷就迎过去,呼啦啦的先涌过来的是记者,记者倒是没有急着采访,他们只拍摄,但却自觉地给林雨桐让出了一道过道。

    可家长不乐意呀,也不知道是哪个孩子的爸爸往前挤:“林大夫……您不能走……我儿子还没出来……到底啥情况你得告诉我呀……”

    跟家属说情况那不是林雨桐的工作范畴。

    这方面的工作又专门的医生负责,今儿就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住院医,他直接过来,“这位家属别着急,先叫林大夫去休息。她是产妇……”

    “我不管什么产妇不产妇……我就知道她是医生……”这家长五大三粗的,直接将这大夫给霍到一边去,奔着桐桐来。

    四爷眼里都是冷意,他是不如桐桐,但到底是练过的,别说增加了对穴位的掌握,就是库布的手段还没丢了。当年那是比不过自家兄弟的,但是对现在早就没几个人懂什么库布的人还是没什么压力的,他先扶着被推倒大夫,然后就掐住了对方了手腕,脚上一绊,膝盖朝前一顶,人就直接给扔出去了,“人救下来了,孩子的胳膊也保住了。作为医生她把能做的都尽力做完了。现在,她现在是我媳妇,是我闺女的妈……再朝一步试试……”

    正说着呢,苏南从后面挤出来,二话不说将人给摁住了,“先带林大夫下去。”

    在这种场合,只能用官称。

    进了电梯,桐桐就睡着了。对于一个产妇而言,做了两台那种级别的手术,心力耗费是巨大的。

    她并不知道,这一睡,电视报纸网络上都传疯了。

    黄广平是在医院的领导去汇报工作的时候才听说的,也才看见了那个完整的视频资料。当时啥也没说,会没开完他就起身,直接出了会议室,往医院去了。在路上才给白老打的电话,白老正在陪一个部里一位退休的老领导下棋,一听就道,“叫人把视频发过来……你去看看那丫头,身体要好好调养,给安排好,不要叫人打搅了……”

    “是!”黄广平应着,顺手就给发过去了。

    那位老领导就跟白老玩笑,“都这把年纪了,小辈还总劳动你。”

    白老把手机点开看,“先等等……就是小辈太逞能……我那个徒孙,生孩子的路上碰上个事故,忙着救人,把孩子生在大马路上了……”

    哦?这样的事可稀奇。

    在镇上上班的虎子其实属于基本没事干的状态,办公室里还有俩中年大姐,没事就上上网。有点文件啥的也都是他的活,今儿他正看上级的文件,就听一个大姐跟另一个大姐说,“……别说咱们挣的少,可挣的少挣的太平呀……你看这个大夫……如今当大夫的该是好职业吧……瞧瞧,省一的女大夫,愣是为了救人把孩子给生在马路上了……”

    省一的……女大夫……生孩子……

    省一的女大夫很多,可偏巧了,自家嫂子预产期就在这几天,昨晚自家妈还念叨呢,说这个周末就去省城。

    他探头:“大姐,在哪看的……”

    这位大姐才反应过来,虎子的嫂子还是挺有名的大夫呢,就指着屏幕,退回去给看,“你看看……就是这个……”

    镜头不是很清晰,哪怕是拉近了尽头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上面有四爷的身影呀,作为弟弟还能不认识哥哥?

    他蹭的一下站起来,“大姐,帮我请假……那是我嫂子……边上站着就是我哥……这是生了,我得赶紧带我爸妈去省城……”

    啊?

    哦!

    那你赶紧去!

    虎子马上就跑,留下两人还感叹,“挺好的大夫,是吧?”

    是!多亏了这个大夫,要不然,你看这些孩子可咋办呀!孩子出事了,那就是毁了一个家庭呀。

    一片赞扬声中总有那么几个特立独行的,就比如有人单拿四爷把伤者家属甩出去的镜头拿出来,在网上传播,话里话外的,像是在说:你们都是家属,一个是病人家属,一个是医生的家属,应该彼此理解云云。

    一个人一个看法,还真有人觉得这人说的挺有道理的。但四爷在学校的同学朋友师兄弟,那个个都是本事高强呀,在网上喷人……怎么在网上运作,他们熟的很,半个小时不到,就被压下去了。

    紧跟着,随着主流媒体的大规模报道,又是领导慰问,又是顶级官方媒体的报道,声音基本一致了。媒体采访当时的急救现场的群众,采访当时的急救医生,采访当时林雨桐刚到医院的状况,又把林雨桐在手术室门口给她自己扎针的画面放了出去。每个人都说的声情并茂的,反正这就是个典型。

    晚上新闻放出来的时候,尹家人也到了。

    俩亲家见面都是阿弥陀佛,得亏没出事呀。现在看那个视频,才知道什么是后怕。

    就跟网友说的一样,这个大夫的家人也很了不起,每个人其实都站在最危险的边缘。

    林雨桐被医院安排到最特殊的那栋楼,里面的条件真不错。在这里有一点好,那就是不被外界打搅。

    也不是每个家属都跟那个孩子的爸爸一样的,更多的人还是感激。孩子一脱离危险,这才想起医生了。是!人家救了咱家的孩子,但她自己的孩子生在外面这是特别危险的。一想到这里,心里还是过不去,就想看望看望大夫。

    这些事都是医院的护士帮着处理,意思就是:林大夫现在的情况需要休养,她很虚弱。不适合探视。

    这么一传二二传四的,就被有些网络媒体传成了:大义救人,女大夫马路产女如今母女昏迷尚未脱离危险。

    这种媒体,没人搭理,都挺忙的。

    但是在网上发酵了两天之后,就有好些网友自发的在广场在医院门口聚集起来,为这个舍己救人的大夫和生在大马路上的孩子祈福。

    此时,林雨桐正抱着孩子在喂奶,问四爷孩子叫啥名字呢。

    名字这事,两边还都挺谦让。尹家说叫林家取吧,我一个大老粗啥也不懂。林家说叫尹家取吧,尹家取才是正理。于是,现在连个名字都没有。

    有雨生振生夜生在前,这个叫路生好似一点也不奇怪。

    但才一说出来,就被齐芬芳否定了,“一个姑娘家,什么不叫叫路生?不好!”

    那您说,该叫什么?

    正说着,林雨桐突然觉得不对,不知道为什么,一股子说不清楚是什么的暖流一下子涌了过来,游走于四肢百骸,然后聚集在胸口,正给孩子喂奶的林雨桐低头,之前的印记若隐若现,像是被什么东西包裹住了一样,丝丝缠绕……她抬头看四爷,四爷愣了一下,挡住齐芬芳的视线看过去,面色微微一变。这情形也不过持续了十几秒的工夫,就又消失不见了。

    而怀里的孩子,刚才还哼哼呢,这会子眯着眼睛,惬意的打着小哈欠,满脸都是满足。

    四爷先担心的是:“什么感觉……”

    “暖……”林雨桐还真不好形容这种感觉,“……舒服……”

    齐芬芳听见了,就问,“叫啥?暖?暖暖?这个好!就叫暖暖。”

    叫什么不重要,暖暖就暖暖,当小名也行,林雨桐打发齐芬芳,“那您跟我爸商量个大名……”

    只跟你爸商量?

    “你们四个老当家的商量,你们商量好了叫什么就叫什么。”

    好歹先把人给打发出去。

    齐芬芳一出去,四爷才看桐桐的胸口,什么也没有了。

    林雨桐就奇怪,“突然间的……怎么了这事?”

    是触发了什么吗?因为生了这个孩子?也不会,要是只为了生孩子,那早该有不一样的地方才对了。

    两人没有一点头绪。

    正一筹莫展呢,门被敲响了,是护士进来,“林大夫,孩子的出生证明……明儿得去办了。要是没空,您把资料给我,我给您跑一趟……”

    四爷就接话,“没事,我明早过去,不忙。”

    护士就笑,“您没出去,还不知道吧。医院附近的路边,都是人。不知道谁在网上发的,说您和咱们宝宝还昏迷着呢,网友就自发的出来,给您祈福呢。据说广场上还点着蜡烛,好些个人……都上热搜了,您没看吧?”

    祈福?

    两人同时想到了一个词——愿力!

    这个东西,是能撬动身上的印记的。

    而与此同时,南边的一个城市里,一个老人坐在轮椅上,对着电视。电视里正是林雨桐救人的场面,老人指着电视,看身边的弟子。

    这弟子看了一眼,“您老问这个?这个是真的。她就是之前那个……也会金针的那个姑娘,是白老的门下……听白老那意思,好像是小师叔他……”

    老人摆摆手,“真的?”

    “跟小师叔有没有关系,这个不好查。”

    老人摇头:“不是……这个……”

    这人才恍然,“您是问救人的事迹是不是真的?这个是千真万确。”

    老人指了指视频:“……原……放大……”

    是把没有剪辑过的视频找来,把救人的过程局部放大吗?

    好的!“您稍等。”

    等放大了,老人带着老花镜连着看了十多遍之后才叫关了,指了指书架。弟子帮着把老人推到书架跟前,老人家指了指最上面的格子,“拿……”

    弟子从上面取下一个落灰的匣子,就听老人道:“送……她……明天……你去……”

    啊?

    弟子皱眉,“也许不是师叔的弟子……”

    “治病……救人……医者初心难得……”老人艰难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是与不是……不重要……”

    于是,第二天,林雨桐意外的见到了黄广平带来的一个更叫人意外的人——邹青。

    据说是能用到四五寸针的那个人。

    然后这位别的没多说,只交给了林雨桐一个匣子。

    匣子打开,里面的东西叫林雨桐眼睛一眯,然后递给四爷看。

    四爷只扫了一眼,就知道桐桐又碰上了通关的机缘。

    第一次是白老给的一本医书,第二次是邹青送来的这个。

    医术拿到手里,是因为林雨桐将白老放在长辈的位置上,没有一丝的敷衍。

    邹青送来的这个,是因为桐桐这次不惜己身的救人。

    四爷挑眉一笑,他好似明白了一点,看来,往后的路还是要规划规划的。要不然,机缘全被桐桐拿走了,自己还真跟不上她的步子了。

    有时候,前思后想是不如她这种一往无前!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