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后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二十二章 重赏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不管于锦世说得多么诚恳,流子多少悔恨的泪水,路承周都不为所动。(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一次不忠,永世不用。

    在特工行业,没有所谓的忍辱负重。

    如果于锦世真像他那么想的,见到郑问友时,就应该主动说出来。

    或许,路承周会考虑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

    “火先生,我愿意死,但我不想死在自己人的枪下。让我上战场吧,死在日本人的刺刀下,也算为国家尽了最后一点力。”于锦世得知路承周的想法后,突然跪下,忏悔着说。

    “你没有这个机会了。”路承周摇了摇头。

    他之所以耐着性子,听于锦世说这些废话,只是为了知道,他与日本人勾结的情况罢了。

    如果谢维汉早点发现于锦世的身份,并且提前告之海沽站,路承周或许会利用。

    但现在的于锦世,活着对海沽站没有意义,或许他的死,能给海沽站的人以警示。

    路承周命令,对于锦世行刑者,必须是树德小学训练班的毕业的学员。

    海沽站之人,不能集会。

    于锦世之死,由情报组、行动组的组长,分别传达下去。

    “于锦世的死,最后还是发挥了一点作用,我希望,海沽站能引以为鉴。同时,向总部汇报我们的行动。”路承周晚上拿出一份拟定的电报稿,让曾紫莲通知林帆电台发报。

    曾紫莲看了一眼电报,发现路承周的行文风格,突然发生了变化。

    以往的电报,路承周只是将事情讲清就行。

    比如说,处决于锦世,一般只会说:于今日下午五日,处决叛徒于锦世。

    而今天的电报,说到了于锦世的危害,还强调了,抓获于锦世的惊险过程,以及处决于锦世,对海沽站坚定抗日胜利所起到的作用。

    总而言之,以前路承周只陈述事实,让总部请功。

    现在的电报,有自请功劳,并且夸大其词之意。

    毛善炎看到海沽站发来的电报,也很快看到了其中的变化。

    但他也没在意,这种圆滑和世故,是路承周必须具备的。

    如果路承周不懂,他以后还会找机会,跟他说说。

    没想到,路承周突然开窍了。

    海沽站向总部报功,宪兵队却愁云密布,下午,他们已经发现了珍子的尸体。

    顺着海河,流到了日租界境内。

    谢维汉和于锦世失踪,生死未知。

    据马大夫医院的人回报,他们应该是落入了军统之手。

    这是军统公然的挑衅,然而,川崎弘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到目前为止,他连海沽站一个联络点都没掌握。

    军统很好的隐蔽在英法租界,宪兵分队在英法租界没有执法权,拿他们根本没有办法。

    川崎弘将野崎叫到了宪兵队,跟他说起了于锦世的事情。

    “于锦世失踪,随时有可能成为一具尸体。我希望,宪兵分队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川崎弘冷冷地说。

    于锦世是他亲自掌握的线人,原本以为,可以凭借于锦世,把七路军掌握在手里。

    然而,于锦世的失踪,打乱了他的计划。

    “这个,除了马大夫医院外,还有其他线索么?”野崎蹙起眉头。

    他对川崎弘的行为,有些不满。

    于锦世在法租界活动,怎么能不通知宪兵分队呢。

    就算这是川崎弘亲自布置的行动,至少也了自己的特高班吧。

    川崎弘经常强调,所有的中国人都不要信,难道说,日本人也不可信了?

    “这是于锦世的照片,可传令下去,只要找到于锦世,无论死活都有重赏。”川崎弘淡淡地说。

    想要让中国人卖力,就得给他们好处,一条听话的狗,办成事后还要给块肉呢。

    野崎觉得,这个任务,交给情报三室即可。

    回到宪兵分队后,他如今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开了一个会议。

    然而,路承周却主动请缨。

    “野崎先生,我觉得情报一室,更适合找这个人。”路承周装模作样的看着于锦世的照片,信誓旦旦地说。

    珍子死后,被丢进了海河。

    于锦世死后,路承周不想惹麻烦,让陈白鹿随便找了个地方,将于锦世埋了。

    现在日本人却要找于锦世,还愿意出重金,路承周很是感慨,该是自己赚这笔钱啊。

    “路主任,没有谁合适不合适的,野崎队长也没有反对一室找人嘛。”陶阶淡淡地说。

    “不错,谁先找到算谁的。”路承周点了点头。

    “野崎队长,下午我想去趟马大夫医院。”陶阶说。

    既然于锦世是在马大夫医院失踪的,在那里可能有收获。

    “野崎队长,我想翻拍一批于锦世的照片。”路承周一听,马上说。

    据他所知,二十七支队的参谋长钟旗,已经在马大夫医院治伤。

    陶阶去马大夫医院调查,会不会影响钟旗的治疗呢?

    路承周的任务,是掩护钟旗,给他创造一个养伤的良好环境。

    然而,谢维汉选择在马大夫医院给珍子检查,军统又在马大夫医院行动,现在陶阶也要去那里。

    路承周觉得,最好的办法,是迅速找到于锦世。

    路承周倒是知道于锦世在哪,但他不能马上告诉日本人,否则就没办法解释清楚了。

    别看日本人表面上很信任的,只要路承周身上有疑点,马上就会怀疑,甚至审讯他。

    “我也要。”与会的苗光远,也举起手。

    有了于锦世的照片,再想找他,就容易多了。

    会后,路承周在大兴日杂店,召开了情报一室的碰头会。

    包括金惕明在内,所有人每人一张于锦世的照片。

    “大家把照片上的人看清楚,记在脑子里,日本人发话了,活的五百,死的两百。”路承周伸出一只手,后来又伸出两根手指头。

    “主任,是大洋么?”金惕明很有兴趣的问。

    “联银券。”路承周没好气的说。

    这是日本人搞起来的货币,英租界同意流通后,所有与日本有关系的机构和个人,都开始使用联银券。

    路承周之所以要一批照片,并非给一室的人,更要给张保头和朱彪。

    人力车夫“发现”于锦世,才能让日本人相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