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后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二十一章 老到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珍子不是真正的情报人员,她最多也就算半个特工。(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路承周正发愁,要怎么样处理珍子呢,谢维汉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他自然不会反对。

    谢维汉晚上离开前,在海河边,亲自枪决了珍子。

    “火站长,这是愚兄拟定的,准备向总部汇报的电报,请老弟过目,可否发出,由老弟决定。”谢维汉走之前,拿出一个信封,交给了路承周。

    这是谢维汉斟酌许久才拟好的电报,海沽站救下他,无以为报,总得向总部夸几句吧。

    当然,谢维汉夸海沽站的同时,也没有忘记自抬身价。

    被于锦世潜伏到身边,自然不会提及。

    谢维汉汇报,发现于锦世言语闪烁,觉得于锦世身份可疑,为了大局着想,特意把他留在身边,果然不出所料,终于发现他狼子野心云云。

    “谢司令的电报,自然是不会有问题的。”路承周谦逊地说。

    接过信封,并没有当面拆开。

    谢维汉的电报,借用海沽站的电台发给总部,自然不用经过他的同意。

    谢维汉亲手处决珍子,也意味着,与过去的靡靡不振一刀两断。

    “还是要请火站长斟酌。”谢维汉客气地说。

    路承周觉得谢维汉太过客气,毕竟人家的军衔非常高。

    然而,回去之后,路承周才发现,谢维汉的客气是有道理的。

    看到谢维汉的电报,路承周才知道,原来自己太稚嫩了。

    同样的结果,稍稍改变一下词汇,意思完全不一样了。

    谢维汉原本是蒙在鼓里,被日本人威胁,而在电报里,他则汇报,早就怀疑于锦世之身份,面对日本的威胁,坚贞不屈,并且配合海沽站,除掉了珍子这个日本女特务,同时抓到了于锦世。

    谢维汉在电报里,对路承周大肆吹捧,有些词汇,比如说“英明神武、智慧过人,机智果断”等等,连路承周看了都觉得脸红。

    “这封电报发不发?”曾紫莲也看了电报,她觉得谢维汉太无耻了。

    明明被日本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怎么就成了先知先觉呢。

    至于他对路承周的评价,曾紫莲倒觉得还算中肯。

    其实,曾紫莲觉得,还应该再加上一句:“谋定而后动,凡事力求全力以赴”。

    如果海沽站没有养成撤退计划的习惯,此次在马大夫医院,未必能顺利把谢维汉带走。

    就算能带走谢维汉,珍子和于锦世也未必能带走。

    “发吧,不要改动了。”路承周沉吟着说。

    这封电报,主要还是从谢维汉的角度,高度评价了海沽站的行动能力和情报能力。

    虽然谢维汉将自己的责任摘了出来,但并不影响海沽站的功绩。

    最重要的是,路承周受了一次教育。

    谢维汉的这封电报,让他触动很深,原来给上级的汇报,还能这样写。

    “好。于锦世呢,怎么处理?”曾紫莲问。

    按照路承周的习惯,知道于锦世的身份后,恐怕会要利用一番的。

    “谢维汉已经走了,于锦世也没有留下的意义。去看看吧,听他怎么说的。”路承周缓缓地说。

    他确实没想到,于锦世竟然会投靠日本人。

    于锦世是从战场下来的,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看似抗日英雄的人,竟然成了汉奸?

    路承周当时要求,对于锦世例行调查,只是出于习惯。

    他记得很清楚,于锦世当时住着最廉价的旅店,每天仅能吃到两个馒头。

    情报组对他观察了两天,才通知郑问友。

    而郑问友也亲自考查了于锦世,最终才带回国民饭店的。

    路承周很好奇,于锦世到底是受谁控制?

    凭感觉,于锦世与宪兵分队似乎没什么关系。

    不出所料的话,于锦世很有可能是中山良一带回来的。

    “好。”曾紫莲一愣,路承周杀伐决断,让她有些意外。

    于锦世可是树德小学训练班出来的,当了叛徒,路承周竟然不给任何机会。

    但想想也对,海沽站身处沦陷区,任何一个细小的疏忽,都有可能带来一场灾难。

    如果不是谢维汉贪图享乐,于锦世一旦回到七路军,将会带来什么后果?想想都后怕。

    于锦世身份暴露后,一直很担忧。

    仅仅几个小时,他就从掌握谢维汉的命运者,变成了任人宰割对象。

    这种巨大的失落感,令他非常沮丧和害怕。

    军统对叛逃者的家法,他再清楚不过。

    “于锦世,你让我很失望。”路承周看到于锦世后,一脸痛惜地说。

    “火先生,学生一时糊涂,误入歧途,心中其实对日寇之侵略行为非常痛恨。”于锦世痛哭流涕地说。

    想要活命,只有一个办法,“幡然悔悟”,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他从法租界带到英租界,知道了海沽站两处安全屋,如果能出去,很容易掌握军统的线索。

    “说说事情的经过吧。”路承周淡淡地说。

    “七路军东撤后,其实军心就已经散了。在丰润县被日军一攻,当时只顾四散逃命,根本就没有组织有效的抵抗。我当时,是带着一个排的兄弟,与日军打了巷战的。被俘后,也是为了留着有用之身,继续抗日,才不得不委屈求全。”于锦世叹息着说。

    “你是怎么被俘的,跟日本人怎么说的?谁带你回的海沽,此次的计划,又是怎么安排的?”路承周对于锦世的想法不感兴趣。

    当了汉奸的人,还有抗日的想法?

    所谓听其言观其行,于锦世的行为,完全没有抗日的想法了。

    谢维汉向路承周说起了于锦世的事,在医院如果稍有反抗,于锦世真的会当场枪杀他。

    于锦世在马大夫医院,露出了他丑恶的嘴脸,也决定了他的生死。

    “我假意透露,与海沽站有关系,中山良一果然中计,愿意带我回来。之所以去树德小学,其实是想与先生联手,挫败日本人的阴谋。”于锦世一脸忏悔地说。

    “原来如此。你回来后,由中山良一联系,还是川崎弘联系?”路承周点了点头,随口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