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后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一十九章 败类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谢维汉并没打算投靠日本人,也不想被日本人囚禁。(www.k6uk.com)

    同时,他还想把珍子带走,把她带到国统区,安心的给自己生一个大胖小子。

    甚至,谢维汉觉得,自己可以死,但珍子必须活。

    谢维汉觉得,如果只是自己离开,还是很容易的。

    日本人在法租界不敢乱来,他只要在街上见到巡捕,大声呼救,于锦世还能奈何得了?

    于锦世有枪,难道他就没有?

    “司令,只要你与皇军合作,不但可以将珍子娶回家,还能吃香的喝辣的,何乐而不为呢。”于锦世抓住机会,劝说道。

    “等结果出来再说吧。”谢维汉淡淡地说。

    “司令,川崎课长给我下了命令,如果你不合作,随时可以开枪。”于锦世坐到谢维汉身边,突然掏出枪,抵住他的后腰。

    同时,于锦世的左手,在谢维汉身上搜了一下,把他身上的那把枪拿走了。

    “你……”谢维汉没想到,于锦世突然就动手。

    他还想先下手为强呢,然而还是慢了一步。

    “从现在开始,司令不能离开我三尺,否则别怪枪下无情。”于锦世轻声说。

    他的声音不大,但话里的冷漠,却直达谢维汉心底。

    谢维汉虽然没有回头,但却能感觉到,于锦世那把枪的枪口,传来的阵阵寒意。

    他相信,只要自己一动,于锦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谢先生,医生叫你进去。”珍子突然走过来,医生不但给了她一个“准确”的化验单,还想对她的先生嘱咐一番。

    得知医生之意,珍子很是高兴,她暗暗赞叹,川崎弘做事就是稳妥。

    谢维汉一听,很是意外,同时心里暗暗高兴,这可能是他摆脱于锦世的最好时机。

    然而,谢维汉一起身,于锦世也跟着站了起来。

    他绝对不会让谢维汉离开自己三尺,否则真的会开枪。

    谢维汉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只能默许他跟着。

    谢维汉希望,等会里面的医生,能制止于锦世的行为。

    于锦世哪怕再嚣张,也不敢在公众场合杀人吧。

    如果于锦世在这里开枪,恐怕他也跑不掉。

    所有的叛徒,都是懦弱的,他们意志不坚定,很珍惜自己的生命。

    谢维汉也确实贪图享乐,但他在当汉奸和被杀之间,他宁愿选择冒死一搏。

    当了汉奸,哪怕只有一天,也将成为永远洗涮不了的耻辱。

    珍子进了医生的诊室,谢维汉跟在后面,而于锦世将手枪藏在口袋里,也跟在谢维汉身后。

    谢维汉原本以为,这个医生会是洋人,没想到却是个中国人。

    跟在谢维汉身后的于锦世,看到那个中国医生,也是大吃一惊。

    “方南生!”于锦世脱口而出,因为他发现,这名医生,正是自己在树德小学训练班时的同学方南生。

    方南生毕业后,没有派去七路军,而是留在海沽。

    只是,方南生再怎么样,也不能在马大夫医院当大夫吧?

    要知道,这里的医生,都有高超的医术,一般都是外国人。

    就算是中国医生,也是在国外留洋回来的。

    他突然明白了,方南生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执行任务。

    于锦世暗骂自己愚蠢,这么明显的道理,自己怎么想不明白呢。

    他突然掏出枪,准备对准方南生。

    然而,他刚要动,突然腰后,也被一个圆圆的枪口顶住了。

    随之而来的,还有两个冰冷的字:“别动!”

    这个声音,于锦世也很熟悉,正是树德小学训练班时的教官陈白鹿的声音。

    于锦世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枪就被夺去。

    方南生迅速赶了过来,将于锦世全身都搜了一遍。

    诊室中的谢维汉和珍子,对这一切目瞪口呆。

    刚才于锦世喊出“方南生”的名字时,谢维汉以为是他的同伙。

    当时他的心,有如掉进了冰窑。

    然而,方南生的行为,又让他生出希望。

    “你是谢维汉谢司令吧?”陈白鹿将于锦世交给方南生后,对谢维汉说。

    “我就是,你是……”谢维汉诧异地说。

    “我是海沽站行动组的陈白鹿。”陈白鹿朝谢维汉敬了个礼,从军衔上说,谢维汉比他高多了。

    “陈组长,你来得太及时了。”谢维汉握着陈白鹿的手,高兴地说。

    “于锦世不是你的副官么?”陈白鹿狐疑地说。

    其实,他与方南生并不是针对于锦世而来。

    昨天晚上,胡海燕得到消息,有日本人要求医院的医生,给他们开假证明。

    马大夫医院的医生既正直又善良,当面拒绝了日本人。

    然而,日本人找到总领事,让上面给医院施压。

    为了让医生说句假话,日本人竟然惊动了总领事,可见这句假话的重要性。

    曾紫莲向路承周汇报后,路承周当即命令,陈白鹿率领行动组,在医院行动。

    陈白鹿让方南生打医生击昏,换上医生的衣服,在诊室等着珍子。

    他则在外面观察情况,随时准备行动。

    陈白鹿早就发现了于锦世,他知道于锦世是谢维汉的副官。

    令他奇怪提,于锦世似乎胁迫着谢维汉。

    至于珍子,在推断出谢维汉的身份后,陈白鹿自然就明白了。

    珍子之所以要骗谢维汉有身孕,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或许,日本人控制了这个女人,想借此把谢维汉拉下水。

    “啪!”谢维汉听到陈白鹿的话,反手就给了于锦世一记响亮的耳光,同时狠狠的啐了他一口,无比蔑视地说:“败类!”

    谢维汉说出“败类”这两个字时,陈白鹿一切全明白了。

    于锦世竟然叛变了,幸好站长让自己来,否则就算知道,也未必能制住于锦世。

    “谢司令,于锦世交给我就是。你的这位夫人,并没有怀孕,昨天晚上,日本人就来医院,要求医生开具假的化验单。”陈白鹿沉吟着说。

    “珍子,没想到你竟然骗我?”谢维汉一听,冷冷地望着珍子。

    昨天晚上,他一夜没睡,就是在考虑珍子和她肚子里孩子的未来。

    然而,陈白鹿却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他岂能不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