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88 章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宋三郎剧烈的喘息着,吻了吻王二妮的面颊,无限柔声说道,“媳妇,喜欢吗?”

    还没等王二妮回答就见宋四郎从身后抱住她的身体,一个托起就带入了他的怀中,“三哥,媳妇现在是俺的。(WWw.K6uK.COM)”

    有些孩子气的话,但是又有种率真的可爱,宋三郎又好气又好笑,“你抱着媳妇去哪里”

    “自然是卧房里,还是哪里做着畅快。”宋四郎抱着柔软的王二妮,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

    “媳妇,浑身都是汗,总是要洗洗的。”宋三郎有些担心王二妮受了风,忙说道。

    王二妮刚刚从有些晕眩的迷蒙当中回过神来,见自己被宋四郎抱着……那腿间自然的流出白色的液体,不禁有些害羞的捂住胸口,“四郎哥哥,我还没洗好澡呢。”

    那娇滴滴的声音,温顺的神情,只看的宋四郎心都酥了,“媳妇,那水凉了,俺叫人先换了。”

    一番折腾,几个仆妇过来迅捷的换了浴桶,又添加了热水,这帮下人早就见怪不怪,似乎白日如此的荒唐也不过是寻常之事。

    两个男人到没什么,只羞的王二妮让宋四郎抱着她去里屋避了避,她可真悲催的,在外担惊受怕三日就算了,回家连想泡个热水澡都是奢侈,这不,刚泡上就被宋三郎一顿折腾,宋三郎折腾完宋四郎又来了……,幸亏家里男人不全,不然是不是要折腾到天黑?

    宋四郎小心翼翼的把王二妮抱进了浴桶内,自己也脱了衣裳走了进去,话说他身上其实一点也不脏,越接近家里他就越发的爱干净,每日里到了客栈都是要一桶水洗澡,要说为什么?那还不简单……就怕赶路身上有味道让媳妇嫌弃,当然还有……好办事,咳咳。

    王二妮靠在宋四郎的胸口上,舒服的叹了一口气,这暖烘烘的……又有帅哥陪着,好不爽意,当然如果是那盯着自己小pp的坚硬不是那么滚烫的话,“四郎哥哥,我想泡澡……”王二妮这话不言而喻。

    宋四郎爱怜的亲了亲王二妮的面颊,那硬朗的面容上浮现少见的温柔,真是应了那句话,心如钢铁也成绕指柔,这一刻宋四郎身上的彪悍之气散去,只剩下满腹的温柔,“这不是泡着呢,媳妇俺给你洗洗……真软,好香……真是想死你了。”

    王二妮听着那甜言蜜语,心也不禁柔软了起来,转过头吻住了那薄薄的嘴唇,“我也很想你。”

    世界上没有比两情相悦更加令人愉悦的事情了,两个人彼此相依,越发吻的难舍难分,只觉得两个人的心从来没有这么贴近过。

    宋四郎握住那令人难以掌握的丰盈,看了好半天才满足的说道,“和以前比起来那就是大馒头了。”

    王二妮被宋四郎太过直率的形容红了脸颊,像是一朵粉色花朵盛开一般,趁着花容月貌,越发的娇艳动人,“你才大馒头呢。”

    宋四郎骄傲的昂着头,握住王二妮的手放在自己的坚硬上,“要真是大馒头,媳妇你不是要疼死了,不过大茄子还是有的,最大个的那种。”

    握住那滚烫的男性,感受着久违的雄壮尺寸,王二妮不禁又害怕又期待,想着那种充满了自己的胀痛感,次次莫入顶的酥麻感,身子不争气的燥热了起来,“又胡说八道。”

    宋四郎紧紧的抱住王二妮柔软的身子,那坚硬狠狠的抵着她的……暗哑的说道,“俺可没胡说,就是在那青族里,也没有比俺还要大的,媳妇,你道那些青族的妇人们都说什么?”

    “说什么?”

    “说媳妇你好福气。”宋四郎得意的说道。

    好闻的干爽男性气息就在眼前,还有那鼓起的小麦色腹肌,流线型的线条一路向下,宽肩窄腰,那坚硬结实的手臂紧紧的围绕着她,生怕她会消失了一般,宋四郎浑身上下没有哪一处不是充满了阳刚的男子气息,王二妮有些心醉的抚摸上他的胸膛,滑嫩的肌肤像是上好的绸缎一样,很是好摸……

    宋三郎急匆匆的回到屋内的时候就听了王二妮满是控诉的声音,“你竟然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没有,媳妇,你要相信俺。”宋四郎声音听起来很是无辜。

    宋三郎挑了挑眉毛,心中暗想,难道四弟跟那诺玛真的做了什么不成?便是绕过屏风走了进去,“这是怎么了?”

    王二妮见到宋三郎,越发觉得委屈,她从来没有想过宋四郎的不忠能让她这么的愤怒,她一想到他那具身体被人摸过了,还被人吻过,就觉得嫉妒的要疯了,“三郎哥哥,四郎哥哥他竟然被着我跟别人……呜呜。”

    “三哥,俺没有!” 宋四郎这时候忽然有种跳到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那这是什么?明显就是吻痕,不要告诉我你自己咬上去的。”王二妮指着宋四郎胸口下的红色痕迹说道。

    宋四郎百口莫辩,要说不是吻痕,那还真是……但是这是诺玛衬他照顾她之际,胡乱扑上来……,这话要怎么说?“媳妇,这是吻痕!但是……”

    “是就是,哪里还有什么但是,呜呜……,你这个坏蛋,脚踏两条船,不守妇道,花心大萝卜,我不要你了。”王二妮狠狠的抽打着宋四郎哭道。

    “媳妇,你要相信俺,俺可真是为你守身如玉的,要是俺撒谎那就……那就……”宋四郎发誓一般的举着手。

    “就什么?不敢说了吧,三郎哥哥,我不要见他了,让他跟那个诺玛还是宇码的走了吧。”王二妮朝宋三郎伸出手臂,一副要抱的可怜模样。

    宋三郎立时心疼了,看着王二妮那眼泪哗啦啦的从眼睛里流出来,她这一哭两个人男人都受不了,他忙把人抱进怀里,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脸颊,“乖,别哭了,哭的俺心里都难受了。”

    “是诺玛她自己扑上来的,唉……媳妇,真的,就这里被吻过,其他地方还是原装的。”宋四郎也心疼了,这几年好容易见到媳妇,疼还来不及了,怎么就让她哭了,便是发誓一般的说道。

    “她扑向你?”王二妮停止哭泣,有些诧异的问道。

    宋四郎狠狠的点了点头,他本来不想这么说的,毕竟……这样的事情对一个女人来说太不光彩,但是如果他不说,媳妇又难过误会,“是,那几日她得了风寒,高烧不醒,俺衣不解带的照顾她,然后……她醒了,在然后她就很是激动……然后……”宋四郎越说越小声。

    “然后她就扑向你?”

    “嗯。”宋四郎终于忍不住红了脸。

    “你当我是傻子吗?哪有女人这样的……”王二妮越发恨恨的说道。

    “这是真的,三哥,你快替我跟媳妇说说啊。”宋四郎觉得自己快要冤枉死了。

    宋三郎看着急得只差挠墙的宋四郎,心里觉得好笑,“媳妇,俺看三郎说的是真的。”

    “哼……”

    “你想想啊,四郎的性格是坦荡直率的,如果说喜欢那个诺玛早就成亲了吧?何必如此遮遮掩掩的。”

    “……你们都是男人,自然替他说话,说不定当时四郎哥哥就是精虫上脑,根本就没有顾忌了,哪里管身下的女人是谁。”王二妮把头一歪,鼻孔朝天的说道。

    宋三郎哑然而笑,他有时候真觉得王二妮像个孩子一样的很是可爱,可爱的他简直不知道如何是好,便是亲了亲她鼓起的面颊,“好了,媳妇,什么精虫上脑,这都是哪里学来的?你这话说的可是有些冤枉了,四郎对你的心思你还不懂吗?其实俺们小丫头就是吃醋了是吧?”

    “才没有。”

    “吃醋了就是吃醋了,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你看四郎这些年一直在外,那地方的远在蛮夷,也没什么好吃的,觉肯定也睡不好……很是受苦,这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就冲着他甩脸子,难道就不心疼?”宋三郎徐徐的劝道,他知道王二妮是心软的。

    果然王二妮听了这话露出不舍的表情来,只是依然犹豫道,“那……”

    宋三郎见王二妮动摇了,马上朝着宋四郎使了眼色,宋四郎是个机灵的立即会意,一脸委屈的说道,“媳妇,你都不知道那地方的蚊子有这么大?咬一口好几天都消不下来,还有一年难得能吃上油,那吃的菜……唉,这都是次要的,俺又不是没受过苦,就是经常晚上睡不着想家,想媳妇,还有大哥,二哥他们。”

    王二妮马上就动容了,她想到那些日日夜夜的担心,又想着宋四郎的孤单,眼睛都有些泛酸,“四郎哥哥,你……一定苦吧?”

    “想到媳妇,那些苦都不算什么。”宋四郎深情款款的说着。

    王二妮这一刻已经是完全相信了宋四郎的说辞,其实她之前也没有怀疑,就是想到宋四郎被……就觉得心里堵的荒,便是娇嗔说道“就会说好听的哄着我。”

    “是真的,媳妇……快给俺亲亲,真是想死你了。”宋四郎见王二妮不生气了,马上得寸进寸的要求道,那大手跟是摸上滑腻的后背,爱不释手的抚摸着。

    年关接近,这几天一直都在下雪,到了下午……鹅毛般的大雪纷纷的落了下来,虽然屋外寒冷彻骨,但是屋内却是春光一片,温暖炽热。

    只见屋内一个体态丰润的女子跨坐在男子身上,娇喘吁吁,红霞满面,那点点的汗珠结在身上,闪着几分光芒……,女子的纤腰被男子有力的手握住,不断的上下起伏□,只弄的女子发出啊啊呀呀的,似痛苦又似快乐,她把手抵在男子壮硕的胸口,想要缓解那太过激烈的进出。

    “四郎哥哥,你慢点。”王二妮半闭着眼睛,娇弱的说道。

    宋四郎正是欲仙欲死的时候哪里听的进去,他几年禁欲,又是血气方刚的时候,难得遇到心爱的人承欢,更是激动异常,只恨不得死在那包裹着他的柔软体内,“媳妇,俺就是太想了,停不住……乖乖,先忍忍……噢,真是舒服。”

    王二妮经过几年的承欢,又是生过孩子的,本不是这么娇弱,但是谁叫宋四郎那东西太过巨大?这下只把她捣弄的又涨又酸,酸痛之中还带着让人更加迷离的酥麻快感,她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让他停下来还是继续?只好忍住……接受着那一拨又一拨的猛烈的攻击。

    宋四郎看着那泛着珍珠粉的肌肤,还有那跳动的丰盈,随着他的撞击划出令人心惊的弧度,那绽放的花骨朵,粉粉嫩嫩,娇娇艳艳……,便是心痒难耐,抬头一口咬住,辗转咬合,温柔添抵。

    王二妮正是觉得胸部空虚,这下被那牙齿咬住,只觉得又是酥麻难挡,身子越发的燥热起来,“啊,四郎哥哥……”

    宋四郎狠狠咬住那花骨朵,身子往上一顶,只入到最内里处,像是要冲破她的身体一般,那最深处的狭窄端口哪里能容下这么大的粗体,那些软肉不断的挤压着他的男性,只把宋四郎弄的大呼过瘾,这下像是上了瘾般,连那诱人的丰盈都不管了,只大力的顶去。

    王二妮这下真是忍不住了,那巨大的男性像是要顶穿了她一般,不断的钻进她最深的体内,“四郎哥哥,我真受不了,好疼……呜呜。”

    宋四郎眼睛通红,像是疯了一般的顶入,气喘吁吁的说道,“噢,太紧了,又紧又烫,媳妇……我忍不住了。”

    王二妮简直就像是在做了高速飞车一般,那颠簸的速度已经到了她都快要崩溃的边缘,体内痛的一塌糊涂,但是又酥麻的一塌糊涂,她泪眼朦胧,想要抓住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干什么,只低了头一口咬住那小麦色的胸肌,狠狠的……不留余地的,像是要发泄身体的疼痛一般。

    宋四郎正是巅峰之际,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一激,立时觉得亢奋至极,嗷叫一声,不过转瞬就进入了灿烂的漩涡……

    事后,两个人都一动不动……王二妮更是软的如一滩泥一般趴在宋四郎的身上,太过绚烂的快感之后是浑身筋疲力尽的无力,她本想昏昏睡去,却又像是吓到一般惊醒了过来,“四郎哥哥,你怎么又……”

    宋四郎身强体壮,又是常年禁欲的,如此一次怎么会满足,不过一刻那巨大的男性又缓缓的坚硬了起来,充满在狭隘的通道内。

    “媳妇,俺还想要。”

    王二妮想到刚到的绚烂,身子马上有了反应……那温热的液体涌了出来,打湿在男性上,只把宋四郎弄的又是一阵舒爽。

    “媳妇,你也是喜欢是吗?刚才是不是很是爽快?”宋四郎见王二妮这么快动情,便是动了东身子问道。

    那硕大的男性顶在敏感的软肉上,激的王二妮一阵酥麻,忍不住吟声出来,满脸嫣红,羞涩的说道,“真讨厌,什么都说……”

    “嘿嘿,媳妇,这叫闺房之乐,俺不说你才难过呢。”宋四郎哈哈一笑,那剑眉星目,刚毅的下巴……无一处不是充满了男子阳刚之气。

    王二妮越看越是喜爱,忍不住在他汗湿的脸上亲了一口,“真是越来越坏了,什么胡话都敢说了。”

    那柔软的嘴唇贴着自己的脸颊,带着浓情蜜意的爱怜,只亲的宋四郎心都软了,他动情的说道,“媳妇,俺真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正待王二妮回话,却见身后深处一双手来握住她的腰身……拉入他的怀中,“你们两个亲亲我我的,怎么忘记还有俺在?”

    “三郎哥哥,我也喜欢你。”王二妮乖巧的依偎在宋三郎的怀里,温柔的说道。

    宋三郎有些泛酸的心思立即得到了缓解,他爱怜的亲了亲那红润的小嘴,“真是会哄人的,只说的三郎哥哥一点也气不起来了。”

    王二妮妩媚的一笑,“我还会更好的,要不要?”那眼睛里尽是万种风情,只看的宋三郎移不开目光。

    “媳妇给的,自然要。”

    王二妮也自觉的有些疏忽宋三郎,便是低下头握住那男性,娇媚的看了眼宋三郎,“它很寂寞吧?”

    宋三郎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想到那红润的小嘴含住自己的情景,只觉得浑身燥热的不行,那本就有些抬头的男性,立时变的如石子一般坚硬,“媳妇,你自己问问它……”

    王二妮低下头先是用热气吹了吹,感觉到宋三郎的身子抖了斗……这种情形让她有种掌握他人的满足感,便是也不折磨它,红唇一张,开口含住。

    宋三郎发出一声舒服的吟声,握住那柔软的丰盈,暗哑的说道,“继续……它很喜欢你。”

    好在宋三郎的男性没有宋四郎如此巨大,王二妮勉强还含的住,只是如此这般几次,就让她有些受不住了,任是谁嘴里含个大胡萝卜一样的东西也觉得难受啊,王二妮也不例外,她离开宋三郎的男性,罢工道,“好酸,不弄了。”

    宋三郎正是兴奋之际,如此突然被停住,很是难受,“媳妇,在含一会儿,嗯?”

    “不要,三郎哥哥,我嘴好酸,你看么……都没办法张嘴了。”王二妮滚在宋三郎的怀里,可怜兮兮的撒娇道,她知道以宋三郎疼她的程度,定是不会勉强。

    果然宋四郎心疼了,他抱住王二妮哄道,“好吧,不弄就不弄……可是俺这般坚硬,总是要给俺泄泄火不是?”

    王二妮娇羞的点了点头,“好吗,不过就这一次,真的很累了。”

    这时宋四郎顶着朝天巨物走了过来,“媳妇,那俺怎么办?你不能偏心。”

    王二妮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要不一起?”

    宋三郎听了这话眼睛一亮,想起那一日和宋大郎一起进入那通道时候的快感,只是四郎的巨物……媳妇受的住吗?

    太阳西下……几缕红色夕阳投射进屋内,一个女子被两个男子拥在中年,手脚乱动的喊道,“不要,我说的一起不是这个意思啊,三郎哥哥我会死的,真的……”

    宋三郎想到那刺激的场景,兴奋的眼睛通红,温柔的哄到,“上次不是很好?只不过换了个人怎么就不行了?”

    王二妮悔的肠子都要绿了,她刚才怎么就说那一番话,“别人都行,四郎哥哥那尺寸,不是要我死吗?”

    宋四郎塔拉着脑袋,“媳妇,你这是嫌弃俺?”

    作者有话要说:真怕和谐啊……姑娘们抓紧看。下一章貌似更和谐?</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