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87 章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宋二郎对着一脸不满的诺玛笑了笑,随即关上了门把她隔绝在门外。(Www.k6UK.CoM)

    “四弟,你回来二哥可真高兴,咱兄弟有几年没见了?”宋二郎高兴的拍了拍宋四郎的肩膀。

    宋四郎这时才有几分回家的感觉,忍不住露出笑意来,“二哥……”

    宋二郎有些顾忌的看了看窗外,见诺玛正气哼哼的坐着,便是把宋四郎拉倒房内的一角,小声问道,“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宋四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二哥,你没听三哥说起吗?诺玛她……,俺刚认识诺玛的时候她并不这个样子,人又爽朗,又健谈是个很好的姑娘,可是后来我空拳打死了一只老虎,我那也是为了救那个青族的男子,没想到从那之后诺玛看我的眼神就不一样,每日里死缠着,俺怎么说也肯听,还让她阿爹来给我俺说媒,俺心里就只有媳妇一个人,哪里有这样的心思……”

    宋二郎点了点头,有些心疼的说道,“四弟,苦了你了,俺听三郎说了,你是逼不得已才留下的。”

    “委屈到不至于,也没人亏待俺,就是月圆的时候想家啊,想媳妇还有大哥,二哥……”宋四郎说道这里就有些心酸,毕竟离家的时候年纪还小。

    宋二郎安慰的笑道,“别想那么多了,回来就好,俺们也放下一颗心了,你不在家里,大家逢年过节的都觉得少了什么……,只是那个诺玛,你打算怎么弄?”

    “俺就是想让她知难而退,二哥你也知道,想要做那边青茶生意,没有青族的支持是不可能的,再加上吴掌柜也对俺们也有知遇之恩,为了这个也不能撕破了脸。”宋四郎一脸烦躁的揪了揪头发说道,显然一副很难办的样子。

    “……你不必顾忌吴昆鹏,撕破脸就撕破脸。”宋二郎见宋四郎提到吴昆鹏脸色立时变得有些难看,露出一种疏离的悲伤。

    宋四郎还是头一次听憨厚并且总是为他人着想的宋二郎说这种话,不禁有些诧异的问道,“二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吴掌柜他……”

    宋二郎想到自己的猜测……,平日里他们兄弟几个为人和善,也从来没有结过什么仇家,媳妇怎么会被人掠走?如果是一般是绑匪,绑了三天自然应该叫人送信拿钱赎人,可是却迟迟没有消息,好像是消失了一样。

    他想来想去只有一个人最为可疑,那就是吴昆鹏做的手脚,宋大郎迟迟不认祖归宗,又加上如今连家族的生意都不顾了,整日的闲散度日,他吴昆鹏怎么会不生气?总是要想办法让宋大郎回心转意,只是……他没有想过,吴昆鹏会这么卑鄙,使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不过这些全是宋二郎自己的猜测而已,晚上等宋大郎回来,自然就见分晓了……

    如今情况未明,何必要让宋四郎担忧呢?想到这里宋二郎马上转移话题道,“没什么,晚上等大哥回来跟你细说,你先讲讲……这个诺玛你打算如何解决?”

    宋四郎纠结的皱着眉头,“她看我跟媳妇在一起总会有点想法吧?”

    宋二郎目瞪口呆,“你想的法子就是这个?”

    宋四郎本来自信满满,总觉得女人就算在没有廉耻,看到他和媳妇相亲相爱总会知难而退吧,诺玛那么骄傲的人……曾经是那么的意气风发,骄傲自尊,但是想到诺玛这几个月来的跟随,忽然有些没底了,“不管了,反正她爱走就走吧,不爱走拉到……,二哥,俺想媳妇了,她在哪个房间?”

    宋二郎看着宋四郎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作为兄长的自然有些心疼,又想着这几年不知道在外吃了多少苦,更是觉得有些心酸,“在东屋,三郎陪着媳妇呢,刚才还说要洗澡……”说道这里就有些顿了顿……没有接下去。

    宋四郎的目光和宋二郎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两个人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某种共鸣,“三哥好福气……,俺可是一直都给媳妇守身如玉呢。”宋四郎一脸艳羡,越发一副悲催的模样。

    宋二郎咳嗽了两声,“要不你先去看看媳妇?”

    宋四郎两眼放光,一把抓住宋二郎的手,“二哥,你说的是真的?”

    “可是门外的那姑娘怎么办?”

    宋四郎的脑袋又塔拉下来……,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放光,凑到宋二郎的耳边悄声的说了什么,只听的宋二郎无奈摇头。

    诺玛在厅内走来走去,很是不耐烦,她看着两个兄弟谈话的房间真恨不得闯进去,又怕引来宋二郎的反感,只好强忍着,她以前只觉得这些汉人礼貌周到,偏偏儒雅,和总是把喜怒直率表现的青族不同,这种迥异的性格差异不自觉的吸引她,特别是宋四郎,兼备着青族崇尚勇士的力量,又带着汉人温雅,让她很是着迷,只觉得遇到了命定中的人。

    但是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她发现……这些汉人不仅礼数周全,那心里弯道道也很多,经常让她难以琢磨,不知道到底该相信什么,就像是自己被宋四郎又是哄又是激的北上事情,其实在半路她就后悔跟来了,应该直接把人强拉着成亲了再说……,她脑子里想起宋四郎见到王二妮时候的情景,那刚毅的面容上浮现了令人难以拒绝的温柔,连说话的语气都是那么的温和,像是怕吓到对方一样。

    是的,她必须要承认,她真的很嫉妒那个女人,她诺玛从小就是众人的宠儿,美貌聪慧,想要什么得不到?但是这一刻她却狠狠的嫉妒着那个看起来柔弱不堪的女人,嫉妒的心都要疼死了,那个女人得到了五个丈夫不说,每一个对她都那样的死心塌地,她不禁想问问自己?宋四郎真的是为了得到家人的许可才把带来的吗?还是只是想羞辱她?

    诺玛马上就否认掉了这个想法,她并不是傻子,汉人想要贩卖青茶必须要得到他们青族的支持,宋四郎就算为了前程也不会就这样随意的羞辱于她,再说她能肯定宋四郎是喜欢她的,不然怎么会在半路上因为她的风寒而熟心照料,还有那偶尔露出的关怀……,也许宋四郎还没有完全发现他对她的感情,只是习惯性的对那个女人好,再说五夫一妻的生活哪里比得上她的一心一意?这一刻诺玛又变成了自信满满的样子,她确信如果给她充分的时间,宋四郎爱上她是早晚的事情。

    忽然禁闭的门大开,宋二郎一脸的慌张,“诺玛姑娘,四郎他晕过去了。”

    诺玛心中大惊,“宋家二哥,四郎他怎么了?让我进去看看。”

    只见屋内的宋四郎躺在炕上,一副昏迷的样子,诺玛快步走了过去,“四郎,你……你怎么了?”说着说着眼睛里竟然含着泪珠,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宋二郎心中暗叹,不管如何这女子对宋四郎倒是情真意切,只是面上却不不显,“诺玛姑娘,你别晃了,四郎这是积劳过度,昏睡过去了,刚才谈着谈着……就自己睡过去了,俺怎么叫也不醒。”

    “昏睡过去?”诺玛表情愣愣的,探了探宋四郎的鼻息,这才觉得呼吸顺畅,又探了探额头,只觉得温度适中,并没有什么异样。

    宋二郎面不改色的说道,“最近几日是不是经常睡不饱?”

    诺玛像是想起什么,一脸娇羞不安,“我没听四郎的话,不愿意加衣服……几日前风寒,四郎为了照顾我,有好几夜没有合眼。”

    “那就是了,你们的事情,改天再说……再说俺们大哥也不在,还是先让四郎好好休息吧。”宋二郎忙说道。

    “可是……,好吧。”诺玛点了点头,脱了鞋子就要上炕,一副要陪在一旁的模样。

    宋二郎大惊,心中暗想难道他们青族这样的没有顾忌?连男女大防都没有,转念一想,这个诺玛都私奔来提亲了,哪里还会在乎这些,便是劝道,“诺玛,四郎需要好好休息。”

    诺玛抬头一脸的不耐烦,“我不会吵到他的。”

    “不是,诺玛……你可能不知道,俺们汉人最讲究这个礼数,你们还未成亲,是不能在一个屋里呆着的。”

    “我才不管那些。”

    “可是你不是要得到俺大哥的允许?俺大哥最是在乎这些了,你忍一会儿又如何?难道一定要惹得俺大哥不高兴?何必呢,是吧。俺已经叫人给你留了客房,你先去休息好了,这一路风餐露宿的,也好好洗洗。”宋二郎徐徐的劝道。

    诺玛虽然觉得自己提的条件宋大郎一定会答应,但是也不想还没见面就惹的宋大郎不高兴,犹豫了一会儿,便是勉强点头,“我们青族可是不管这些的,宋家二哥,你可要记得我这是为了遵守你们汉人的礼节。”

    宋二郎连连点头,只要把这姑奶奶送走,让他说什么都愿意,还是等晚上大哥来解决吧,他可是真是应负不起了,“是,俺知道着,春云,你把诺玛姑娘带到客房去,一定要好好招待。”宋二郎后面的话是对着门口的小丫鬟说道。

    一个穿着绿色衣衫的小丫鬟走了进来,屈膝行礼道,“这位姑娘,请随我来。”

    诺玛一脸不舍的看着宋四郎,最后还是忍不住在众目睽睽下低头亲了一口宋四郎,又交代晚上宋大郎回来一定要叫醒她,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去。

    直到诺玛走出很远,宋二郎才拍了拍宋四郎的肩膀,“起来吧,人走了。”

    宋四郎正憋的难受,一个鲤鱼打挺的站了起来,“走拉?俺去看媳妇去。”说完就下炕穿鞋,动作快的像是一阵风一样。

    宋二郎无奈摇头,“瞧你这猴急的模样。”

    “二哥,你要是禁欲几年,也好不到哪里去……”宋四郎说完就快步走了出去,只是到了门口他又停了下来,有些扭捏的说道,“二哥,诺玛亲俺的事情,你可不许跟媳妇说,她要是生气了……可怎们办。”说完使劲儿擦了擦自己的脸颊。

    宋二郎不禁生出几分逗弄的心思,“不会,俺就说诺玛风寒那几日你都是跟她睡在一个炕头上。”

    宋四郎大惊,磕磕巴巴的说道,“俺那可是为了照顾诺玛,实在无奈之举,二哥,你可不要乱说。”

    宋二郎哈哈大笑,“行啦,知道了,快过去吧……俺这里有事走不开。”

    宋四郎飞也似的跑了出去,那不熟悉的小径,亭台楼阁,一一掠过他的眼中,又迅速的消失……丫鬟小厮门的行礼也统统没有看见,当他走到了东屋的时候,却忽然停下脚步。

    心砰砰的直跳,激动的手指都有些发抖,宋四郎吸了好几口气才稳下心思,推门走了进去,还没到内屋就听到了女人较弱的吟声,那撩人的声音只听的宋四郎刚刚稳下的心,又咚咚的跳了起来。

    绕过屏风走了进去,那热气袅绕的室内,一个肌肤雪白的女子被放在浴桶边上,那一双丰润的胸部随着男子的撞击不断的晃动,胸前娇艳的花骨朵芬芳绽放……女子娇声低吟,旖旎不堪。

    宋四郎记忆中,媳妇还是那小小的丫头,哪里有眼前女子的妖娆惑人,那细细的腰肢配上丰盈的酥胸,莹白的紧紧的缠绕在宋三郎的身上……,眼神迷蒙,长长的睫毛压在眼睑上,像是蝶翼一般轻轻煽动。

    宋三郎早就听到了守门丫鬟的呼声,知道是宋四郎进来了,只是他现在实在是停不下来,自从宋大郎给他们两兄弟下了禁令,这已经是快一个月都没有碰媳妇了,那柔软的温柔乡蚀骨,就像是温暖的心房所在,令人难以自拔,只想紧紧的贴近,深入,像是连体婴一般这样黏在一起,永不分开,“四郎……你来了,噢……”

    王二妮只觉得昏沉晕眩,像是在船舷上浮浮沉沉,那快乐的深入似乎下一刻就能把她带上九霄云外,那令人心安的胸膛能给予她无限的安慰,似乎前几日的遭遇不过是一场梦境而已,无限真爱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柔柔的,软软的……还带着一丝屋外的冷意,王二妮心中一惊,便是清醒了几分,睁开眼睛一瞧,“四郎哥哥?”

    宋四郎剧烈的喘息着,这几年梦境里不知道有多少次这样的春梦,但是当梦乡成真,身临奇境的时候,他却有种手脚被束缚,不知道如何的慌乱,“是俺,媳妇……俺可想你了。”

    王二妮听的甜蜜,不禁身出手抱住宋四郎的头,把唇贴了上去。

    宋四郎怎么会拒绝,他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头,狠狠的吻了过去,那一只手更是握住令人血脉愤张的丰盈,轻轻的揉捏。

    王二妮简直不知道是如何形容,体内的宋三郎不知疲惫的深入着,那滚烫的男性和她的柔软深深结合,一次又一次的给予她难言的激情,而面前的宋四郎确是疯了一般的吻着她,胸前的丰盈被他紧紧的捏住,时而温柔时而激情的爱抚着,那手上的茧子刺激的她越发酥麻,双重的感官刺激下,简直是一种灭顶的磨难,终于在不断的攀爬中,王二妮忍不住紧绷住身体,达到了那绚烂的天堂。

    这刹那,宋三郎感觉到那包裹着自己的柔软通道变的越发紧束,像是要把挤出来一般,狠狠的挤压着他,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媳妇,不要那么紧……,真是受不了!”宋三郎原本隐忍的渴望,终于无法克制的爆发……

    作者有话要说:咩,没有网真痛苦……</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