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86 章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宋四郎的难掩激动,他强忍了好一会儿才把眼泪眨了回去,毕竟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总是觉得有些难看,他小心翼翼的抱起被丢在雪地上的王二妮,用一种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温柔语调问道,“怎么在这里?”

    王二妮想着几日来的囚禁,又想到几年来和宋四郎的分别,他那久违的声音,带着包容宠溺的语调,都让她的本就委屈的心更加的难过,禁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www.K6UK.CoM)

    宋四郎一阵心慌,那手有些不知所措的举在了半空,最后还是落在了王二妮发丝上,温柔的抚摸着,“媳妇,别哭,是不是谁欺负你呢?告诉俺,俺去揍他!”

    这话说的王二妮却忍不住破涕为笑,娇嗔的打了打宋四郎的肩膀,“谁会欺负我,还不是你,去了那么久……都不回来。”

    那含泪的眼睛带着少见的柔情,潋滟娇媚,只看的宋四郎眼睛都挪不开,好一会儿他才暗哑的说道,“俺也想回来的,就是身不由己,媳妇……你越来越好看了。”

    王二妮被那专注火热的眼神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还不把我放下来,这么大庭广众的,进屋去吧。”

    “不放,一辈子都不放!”宋四郎在王二妮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发誓一般的说道。

    正在两个人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之中的时候,忽然传来的女子尖锐的声音,“宋四郎,你抱着的是谁?”

    王二妮抬眼一瞧,好家伙……大冬天的也不说穿的厚点,到膝盖的藏青色百褶群,缠到小腿的布条……还有那银色的发饰,这不是少数民族的装饰吗?虽然说身后披着白色兔毛披风,但是也挡不住多少寒冷,她难道不冷吗?

    “诺玛,这是俺媳妇。”宋四郎皱了皱眉头说道。

    “我不管,我不许你抱着她!”诺玛一双美目中含着浓烈的嫉妒,眼睛快要喷出火花来。

    “懒得理你!”宋四郎说完就径直抱着王二妮走了进去。

    那门口的小厮见着王二妮露出大喜之色,忙喊道,“夫人,您可回来了。”只是转头看着抱着是王二妮的宋四郎眼中闪过不悦的神色,“咦,你是谁?怎么抱着俺家夫人?”

    王二妮解释道,“这是四爷,快去通报去吧。”

    “四爷?就是那个……四爷”宋府人只听过宋四郎的名头,却从来都没见过真正见过本人,这下不禁抬眼仔细打量,宋四郎是那种非常硬朗阳刚之气的男子,剑眉星目,刚毅的下巴轻扬,有种令人无法逼视的凌厉。

    虽然宋家兄弟容貌迥异,但是毕竟是亲兄弟,脸上自带着一股相似的神韵,小厮心中暗惊,怪不得乍一看有种熟悉的感觉,原来是府里四爷,忙点头道,“夫人,俺这就禀报,几位爷知道您和四爷一起回来了,还不知道有多高兴!简直是双喜临门。”说完飞也似的跑了进去。

    宋四郎听着这话心中诧异,刚才被重逢的喜悦冲晕了,还没来得细想:平白无故的王二妮怎么会一个人躺在雪地上,而且还一副昏迷的模样?想想之前的情形,他忽然有所顿悟,各种可怕的假设映入脑中,语气竟然不自觉的带着几分紧张,“媳妇,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是有些事情。”王二妮看着四周熟悉的景物,又感觉到宋四郎坚强的手臂紧紧的抱着她,这才有种回家的真实感。

    “什么事?”宋四郎停下脚步定定的注视着王二妮。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被人掠走了……啊,四郎哥哥,好疼。”王二妮这才察觉出宋四郎的异样来,他眼中闪着害怕的光芒,语气颤抖,好像很是恐惧一般,和初见时那英姿飒爽刚毅的模样大为不同,“四郎,你这是怎么了?”

    宋四郎忙松开抓紧王二妮的手,好半天才说道 “媳妇,俺就是有些担心,你怎么会被人掠走?是不是被人……”

    王二妮看着宋四郎这般担心的模样,心中一暖,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一笑……露出可爱的酒窝,衬着白皙的莹白的肌肤,越发显得秀美可爱,“不是你想的那样,一会儿我跟你细说,大郎哥哥他们应该急坏了,我们先进去吧。”

    宋四郎离开家几年,每日里日思夜念,心中念叨的都是王二妮,这下不仅人在他怀里,又露出这样甜美的笑容,眼中满满的都是暖意,柔情蜜意注视着他,哪里还忍得住,只觉得心中一荡,不禁有些痴痴的望着她,一瞬不瞬的,“媳妇……你可真好看,比以前还好看。”

    没有女人不喜欢听甜言蜜语,何况还是自己喜欢的男子,王二妮不自觉的红了脸,越发娇嗔的骂道,“胡说八道。”

    那红艳艳的嘴唇微微的嘟起,不用尝宋四郎也也知道那唇的味道一定馨香绵软,令人难以自拔……那久违的渴望,隐忍的多年的欲念就像是火山爆发一般的汹涌而出,似乎记忆的场景又回到了离别前那一段旖旎的夜色中,他被那柔软滚烫的通道包围住,欲仙欲死一般的浓烈激情……

    不能在想了,宋四郎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想要把那渴望冷却下去。

    王二妮颊上浮现两朵粉红的花朵,自然感觉到了顶着自己的坚硬,不自觉的想起离别前那一夜的冶艳场景,还有宋四郎天赋异禀的男性,简直是让人又爱又恨,不自觉的动了动身子。

    诺玛看着两个人眉来眼去,根本不当她存在一般,心中的愤怒就像是愤怒汹涌的海啸一般,难以压制,只恨不得把王二妮揉乱剁碎,“宋四郎,你骗来这里就是为了羞辱我是不是?她到底是谁?”

    “俺刚不是跟你说过,她就是俺媳妇,俺早就跟你说过俺是成过亲的,你就是不听……”

    “成过亲又怎么样?她都有五个夫君了,多一个你少一个你也不算什么,我可是跟你说了,一会儿见过宋大郎我们就回去,这个鬼地方这么冷,我可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诺玛把手缩到一起,冷的只打颤,却是自信满满的说道。

    “那要看你能不能说服我大哥了。”宋四郎冷哼一声说道。

    正在这时却见不远处有两个人匆匆的跑来,人未到声先行,“媳妇……四弟!”

    宋四郎抬眼一瞧,那两个越来越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宋二郎和宋三郎,他眼中微微湿润,紧紧的抿着嘴没有说话,手上却是不自觉的越发紧紧的抱住王二妮。

    待到宋二郎和宋三郎靠近,四个人目光对视,都有些不敢置信,好一会儿宋二郎才激动的说道,“好好,都回来就好……媳妇,你没事吧。”后面的话是对着王二妮说的,显然他很是担心。

    王二妮刚刚哭过的眼睛有些红彤彤,“二郎哥哥我没事,三郎哥哥,你也别担心。”

    宋二郎欣慰的说道,“冷不冷?饿了没?饭一直给你准备着呢,有你最喜欢吃的……”

    “我要见宋大郎?”一直气哼哼的跟在宋四郎的身后的诺玛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宋三郎这才注意到宋四郎身后的诺玛,“诺玛?你怎么跟过来了?”

    诺玛高傲的仰着头,“我是来提亲的!”

    “提亲?”宋二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问道。

    “是……我要嫁给宋四郎!特地来提亲的!”诺玛大声的说道。

    这句话把几个人在场的人都给镇住了……

    屋内情悄悄的,没有人说话……宋二郎面门而坐,端着茶水不断的吹着却不说话,不知道是茶水太烫还是不知道如何去解决眼前的难题。

    宋四郎则坐在另一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诺玛紧挨着他而坐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宋家二哥,叫你们大哥出来见我。”诺玛并不是有耐性的人,很快就烦躁的站了起来。

    “大哥有事出去了,俺是四郎的二哥,有什么事情你跟俺说也一样。”宋二郎虽然觉得眼前的女子太过缺少礼数,但是想到对方是南蛮的青族,也许并不得懂得汉人的礼数便是忍了下来。

    “宋家二哥,那我就说了……”

    宋四郎不断的看着门口的方向,脑子浑浑噩噩的,根本就听不进诺玛的话,如果说之前还能敷衍一番,只是在看到王二妮之后,最后那么一点耐性也都消磨没了,什么茶叶生意,什么赚钱养家,这些念头统统都被他抛到脑后……,他心里像是有千万的蚂蚁在咬一样,心痒难耐,什么也比不上媳妇重要啊!他真想不顾一切就飞奔过去陪在媳妇的身旁,哪怕一分一秒都不要分开。

    宋二郎听完诺玛的话心里开始盘算,要说当时娶王二妮虽说是共妻,但是谁也没说一定要五个兄弟一起守着过日子,毕竟从名义上来说王二妮还是宋大郎的媳妇呢,现如今这样只不过是因为谁也舍不得王二妮的无奈选择而已。

    要是宋四郎喜欢诺玛大可自行选择,又何必多此一举?那么结果显而易见,显然经过这么多年的时间,宋四郎的心里还是只有媳妇一个……什么要得到大哥的首肯不过是敷衍之举而已,又或是宋四郎有自己的原因不能直接拒绝,不过是想通过让诺玛打消嫁给他的念头而已。

    宋二郎虽然憨厚但不是愚笨的,他马上想出这其中的缘由来,清了清嗓子说道,“诺玛姑娘,你且在这里等等,俺要和四郎单独说下。”

    另一边宋三郎站在屏风外走来去,不一会儿又停了下来问道,“媳妇,你在吗?”

    王二妮泡在热水中晕乎乎的,冷不防被宋三郎这么一喊,立时清醒了几分,“三郎哥哥,我在呢,你怎么还没出去”刚才洗澡前宋三郎就磨磨蹭蹭的说要帮她洗,王二妮怎么肯?好说歹说才把宋三郎劝出去。

    “俺……舍不得。”宋三郎温柔的回答道。

    王二妮脸颊微红,总觉得这几个人里要属宋三郎最是会哄人,不过一句话却是让她心里甜滋滋的,“我不在这几天,是不是很是担心?”

    “何止担心,俺这几天都没合眼了,睡不着,眼睛都红了……,媳妇,你要不看看?”宋三郎为了博取同情可怜兮兮的说道。

    王二妮心中一紧,心疼的说道,“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快进来。”

    宋三郎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绕过屏风走了进去,只见半人高的浴桶内热气袅绕,王二妮露出圆润的肩膀,那脸颊因为热水的原因红彤彤的,像是可爱的苹果一样真想让人咬一口。

    王二妮见宋三郎一进来就专注的看着自己,连目光都不挪动一下,有些害羞的用手遮住□的肩部说道,“三郎哥哥,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宋三郎听了这娇滴滴的声忙凑到了王二妮的跟前,顿时觉得一股馨香扑鼻而来,那吹弹可破的柔嫩的肌肤就在眼前,不禁喉咙发紧,难耐的咽了下口水。

    眼中布满了血丝,眼袋深沉,看起来很是憔悴的模样,王二妮心疼的抚摸着宋三郎的眼睑,“我被掠走三天了……,三天都没有睡吗?”

    王二妮那白皙的小手温柔的抚摸着宋三郎,轻轻的,柔柔的,还带着心疼的呢喃,宋三郎只觉得心里从来没有这么酥软过,好像是沉浸在三月的日光下,暖烘烘的,轻飘飘的,便是暗哑的说道,“媳妇你生死不明,俺如何睡得着?”

    “真傻,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王二妮吻了吻宋三郎的眼睑,随后额头抵着额头,亲密的说道,“以后别这样了,这不过是三天,如果是十天半个月的……身子早就垮了。”

    宋三郎听了这话猛地抱住王二妮的身子,有些后怕的说道,“十天半个月?媳妇,你是想让俺担心死?就这三天都觉得度日如年一般,快让俺抱抱,不然心里总是害怕”

    王二妮听着宋三郎带着些颤抖的音调,顾不得自己裸身,不自觉的环抱了过去,“三郎哥哥,我真的是回来了,不要担心了。”

    宋三郎感觉到那柔软的身体贴着自己,特别是王二妮胸前的一团柔软,虽然隔着衣服,但是依然让他觉得蚀骨一般,只恨不得把人揉进身体里,拆解入腹,当这种渴望越来越强烈,最后演变成无法抵挡的诱惑的时候,宋三郎如一头等待良久的猎豹一样,迅捷的把人从浴桶里抱了出来。

    “三郎哥哥,我冷。”王二妮浑身□的挂在宋三郎身上,忍不住惊呼道。

    宋三郎看了看四周,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又把人抱了进去,自己则在浴桶边,三下五除二就把衣衫脱掉,也踏进浴桶内。

    宽大的浴桶因为宋三郎的进入立时显得拥挤了起来,王二妮害羞的靠在浴桶边,“三郎哥哥,我还没洗完呢。”

    宋三郎眉眼上挑,不自觉露出风流倜傥的美男子姿态来,“俺给你洗,媳妇,转过身子……这背要擦擦才好。”

    王二妮用膝盖想也知道宋三郎想干什么,她一边心怜宋三郎,一边又觉得很是疲惫,正在犹豫之际却是被宋三郎从身后抱住,跨坐在他修长的腿上。

    当两个人肌肤相贴的时候,都不自觉的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这种亲密的接触就像是男女最原始的密码,但是又奇异的能安抚住不安的心,宋三郎那早就挺起的男性抵着王二妮,“媳妇,你在俺怀里,这感觉真好。”

    作者有话要说:家里断网了……呜呜,不能上网的日子真痛苦。

    可恶的电信,简直就是霸王条款……</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