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夫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五章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第三十五章

    (上)

    “文文!刘阿姨,你们去哪了?“

    胜男拍拍屁股站起来,文文将身体靠后,用身体把刘阿姨手中的保温瓶遮了个严严实实。

    “胜男姐姐,我和刘阿姨出去了!“文文晃着大脑袋。

    胜男刚要继续问,刘阿姨掏出钥匙开门:“姑娘,等了很久吧,进屋里坐。“

    胜男便跟了进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径直走向梁少游的卧室。

    卧室被刘阿姨打扫得干干净净,被子平铺在床上,整齐得像宾馆里的摆设。

    被子凉飕飕的,被窝也凉飕飕的。

    文文跟了上来:“胜男你是女生,不可以动男生的床!“

    胜男一脸不屑:“你懂什么。“

    文文十分好奇地说:“你想睡在这里?“

    胜男气得举起拳头:“你这个坏孩子!“

    文文说:“胜男姐姐,你来这里是找文文玩的么?还是想给我爸爸做老婆了?“

    胜男气得一屁股坐在梁少游的床上:“你这个孩子,你爸爸失踪几天不见了,你知道他去哪里了么?公司也不回,电话也关机,难道你不怕他出什么意外么?你爸爸身体不太好,你不怕他再生病么?”

    文文斜了胜男一眼。

    胜男按住文文结实的小肩膀:“文文,说实话,你是不是知道爸爸在哪里?”

    文文皱起稀疏的小眉毛,沉沉地叹息一声,一副小大人的语气:“胜男,我不告诉你,我们男人的一些秘密是你们女人不该知道的。”

    “你!”

    胜男怒目瞪着文文。

    “那我就在你家等你爸爸,他什么时候回来我什么时候走。”

    胜男起身,往隔壁的客房走去:“我今晚就住你家。你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什么时候走。”

    文文小大人似的摇头:“胜男姐姐,爸爸喜欢你,可是他想告诉你的话就告诉你的,不要触及男人的底线。”

    胜男一听,吃惊地站起身来。她不知道这些话是家琪教的,只道遇见小人精了。

    低下头,抚摸着被子,抖一抖,被子上散发出姐夫身上的味道。

    胜男不知为什么一个小屁孩居然能两句话把自己说服。

    将被子摊平,胜男望一眼密闭的窗帘,心里沉沉的。

    姐夫,你到底在干什么?

    胜男慢慢朝门外走去。

    姐夫,好吧,你们男人的事,我不管。

    胜男开门,慢慢朝回琳琅苑的公交站点前移。

    明天就是周四了,胜男抬眼望着黑洞洞的天空,不折不挠地继续给梁少游打电话,依旧是关机。

    胜男摸索着自己的手机,一阵凉风吹来,手冷得有点疼。

    入冬了。

    胜男调配出一个号码,盯着看了许久,直到上了公交车,把着吊环,也么拨出去。

    车到转弯时,公交忽然就来了个急刹车。一手抓吊环,一手抓手机,一不留神,按了一下,回过神时候,电话那边已有了声响。

    “喂,找我?”

    语言一如既往的简洁。

    “嗯。”胜男支吾道。

    “什么事?”电话那头,凌查理迅速地问,好像对方的事就义不容辞。

    “查理……姐夫……失踪了。”胜男说。

    对方停顿了几秒钟。

    “慢慢说,告诉我怎么回事。”几秒钟之后,凌查理问道。

    正在挂掉值班的凌查理帮胜男查了下梁少游的身份证号,迟疑了许久,终于拨过去告诉胜男:“还没查出来,我明天答复你。”

    胜男心下莫名其妙地光火起来。

    大爷的,姐夫,连警察都找不到你,你哪里去了!

    不知是不是被骂的,梁少游莫名其妙地在梦中打了个喷嚏。

    许是药物作用,许是身体在积蓄能量,这几天,梁少游一直睡的多醒的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午,抬一抬胳膊,稍微有了些力气,身体依旧沉得像大石头压着一样。

    梁少游捏住拳头,暗暗在心里发誓,多撑几天,完成一些没完成的事。

    然而,身体却不像想象中那么容易恢复,能抬起胳膊,能半坐,到能自己支持着身体坐起来……在医院住了五天之后,转眼已是第二周的周一。

    “姑娘,你说,我现在可以出院么?”梁少游微笑着,一大早醒来便对查房的小护士说。

    “可是,您下得了床么?小护士有些担心地隔着被子看一眼梁少游的腿。昨天也曾扶他起来走路,脚软得站都站不稳,更何况,他现在连自己的大小便都管不住。

    “可是,我再不出现,公司里会沦为一摊散沙。“梁少游叹息一声。

    这天,游天琳公司的编辑们依旧没见到自己的老总,果然乱了方寸。

    “老板不会被绑架了吧?”

    “梁总那么帅,该不是被人劫了色,先奸后杀……”

    “没你们说的那么夸张,他该不会是跑路了吧,可是,公司经营的挺好啊?

    “没准梁总被……“

    种种议论,听得胜男心慌。

    胜男扯下家琪的衣服,此时,陈家琪正在看某盗文网站小说的□描写部分。

    “别打扰我,这H写得真TMD爽……“陈家琪说。

    胜男继续给梁少游电话,依旧是关机。

    “姜主任,怎么办啊……“一群年轻的编辑围在策划编辑部主任的桌前:“梁总不在,选题也报不上去,我们不作书,怎么赚钱吃饭啊!”

    “是啊,编辑的主要收入就是策划书的钱,现在梁总不在,之前的策划费都没人给签字……”

    “姜主任,这样下去,我们可是要辞职了……”

    一阵又一阵民怨声听得胜男慌了神。

    打电话,梁少游的手机还是不通。

    “姜主任,您想办法联系下梁总好么?不然,我们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民怨声开始沸腾。

    姐夫姐夫!你在哪里!胜男急得像被烧了尾巴的猴子,开始在椅子上乱晃。

    “谁不知道怎么办?“

    正在这时候,众人听到一声熟悉的,温和滑糯中略带沙哑的男中音。

    (下)

    大家循声望去,只见一个180多公分的男子身着一身的白休闲运动衫而来,虽然脸颊略显消瘦,却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奕奕。

    “梁总?”

    “梁总?”

    “梁总?”

    “梁总回来了?”

    “呀,头一次看梁总穿休闲,比穿西装还好看。”

    公司的女同事们开始发花痴。

    梁少游满脸笑容走进大厅:“不好意思,上周家里有点事,所以耽误到现在,美女们,帅小伙们,是不是有很多选题要上报?OK,给你们1个小时时间准备,10点的时候在会议室集合,开选题会。”

    梁少游说着,环顾一下四周,给在场的所有瞩目自己的人回以微笑,然后以迷人的背影转身回自己的办公室,关门的那一刻,整个人像被吸干了精神似的,挪着艰难的步子挨着沙发,斜倚上去,闭上眼睛,努力积蓄着珍贵的体力。

    从下出租到走进公司,已让他体力接近耗干状态,之前,他还回过一次家,换上休闲装,一来因为,他的脚肿得几乎穿不下皮鞋了。二来,只有穿上休闲,消瘦的体型才不容易被发觉。

    梆梆几声响亮的敲门声,梁少游未等喊话,敲门人就冲进来了。

    “梁叔?你疯了?给他们开选题会?你知不知道要开多久?你撑得住吗?”陈家琪打量着一团散沙般瘫在沙发上的梁少游,提醒道。

    梁少游微微睁开眼睛:“所以要用一小时积蓄体力啊,我没事。”

    陈家琪见梁少游一身的虚弱相,急忙上前去搬动梁少游:“躺下吧,据说这样肝舒服点。”

    正在这时候,两人听到一声吃惊的:“啊?”

    陈家琪回头一看,不是别人,却是瞪着一双金鱼眼的胜男。

    两人一阵心惊。

    陈家琪低头,努力瞒住她的——她终于知道了吧。

    谁知胜男却指着两人的姿势:“你们——你们干什么啊?“

    陈家琪这才发现,自己正横抱着梁少游。

    胜男关上门便往外跑:“我没看见。”

    陈家琪将梁少游扶着躺好,大骂一声:“那个笨丫头脑子瞎想什么呢!”

    梁少游闭目养神:“没事,你先出去,一会儿别耽误开会。”

    陈家琪点头,回到自己的格子间时候,见胜男正不眨眼的看着自己。

    “你跟……你跟姐夫……“胜男指着陈家琪的鼻子。

    “你才跟你姐夫!你丫脑子养金鱼了!“陈家琪不客气地回敬。

    胜男依旧瞅一眼家琪,再瞅一眼,一直惴着的心急速下坠,下坠。

    不对!

    胜男开始琢磨姐夫进门时候的场景:很久没看姐夫穿休闲了?姐夫为什么上班时候穿休闲?他没有时间换衣服么?

    “啪!”陈家琪打一记胜男的脑袋:“收拾会议室去!”

    会议持续了两个小时,之后,便是吃饭时间,陈家琪帮梁少游订了清淡的粥和小菜,梁少游吃完休息了1个半小时之后,选题会议继续,一直持续到下午五点时候才结束,会议敲定了五个选题,其余的全部PASS掉,梁少游宣布散会时候,加了一句话:“今天下班之后,不允许有任何人加班,在我这个领头人不在的情况下,你们坚持在信任我,小伙子们,美女们,辛苦了。“

    可是,比那帮小伙子和美女辛苦的人不是别人,却恰恰是梁少游自己。

    三个小时的会下来,他已经累得全身都没了力气,回到办公室之后,躺在沙发上,四肢一动也不能动,整个人只剩下呼吸。

    天色暗淡下来,整个公司大厅里也只剩下陈家琪和胜男,胜男想进办公室去问梁少游个究竟,却被陈家琪一把按住:“你不会也在等梁叔吧,我今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说。“

    胜男忽然就有想哭的冲动,当日傻呵呵追求自己的人居然要和她深爱的姐夫在一起?

    姐夫,你还有多少事我不知道的?

    “好吧,你们说吧!当心得艾滋病!”胜男气得骂一句,拎着包冲出去,陈家琪刚要喊住她,却又气得狠狠剁一下地板:“大爷的,这都什么事啊!”

    待胜男走后,陈家琪推开梁少游的门,见梁少游正躺在沙发上,办公室因关了灯,一片昏黑。

    “梁叔,你没开车吧,我送你回医院。”陈家琪说。

    梁少游没有回答。

    半分钟之后,梁少游无奈地笑笑:“好的,谢谢你。扶你叔一把……我有点……”梁少游的语气里满是悲哀:“走不动了。”

    陈家琪气得走上前去:“让你不好好养病吧。明天还是好好休养,养好了身体。等白细胞够了才能做介入。”

    梁少游微微点头,任陈家琪将他背在宽厚的背上,负着他小心地上电梯。

    “谢谢你,家琪。”梁少游的声音里掩饰不住病人特有的惭愧。

    “梁叔,卖了你的股票吧。养好身体,换一条人命。”

    陈家琪小心地背着梁少游下电梯,背他上自己的吉普车。他们不知道,有个人正暗暗注视着这一切。

    “梁叔,你这次回来是安抚民心的对吧,还想继续公司?你这样马上就快……了。”

    陈家琪开车的时候说。

    梁少游不语,他也有卖掉自己大部分股票的打算,却不想和陈家琪说,只得若有所思的样子望着

    前方的车。

    北京东边的繁华,东边的现代化,尽收梁少游眼底。梁少游努力去捕捉着,似乎要在大限之后也记住似的。

    待陈家琪驱车至医院,将少游背回他的单间病房时,发现小护士早已经在病房里等待。

    “梁先生,我的化妆技术不错吧!”小护士甜笑。

    “谢谢你。”陈家琪背后的梁少游疲惫地微笑致谢。

    “先换衣服再上床。”小护士说“衣服沾染了外面的灰尘。”

    陈家琪便将梁少游放在沙发上。

    小护士刚找出一套干净的病号服,便听到了一个倔强而坚定的女声:“我帮他换。”

    作者有话要说:偶想把这个文的题目改为:《在你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光》

    亲亲们意见如何?

    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