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夫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第三十四章

    (上)

    “喂,陈家琪,昨天你干嘛不接我电话?“

    第三天一大早,陈家琪刚进公司,便见胜男像守门人一样,早早站在座位边候着自己了。

    “别提了!丫的我那个哥们儿失恋了,想跳楼。我TMD陪了他两天!“陈家琪小眼睛闪动着,装得十分气愤。

    胜男有点怀疑地望着陈家琪那双有了大眼袋的小眼睛:“是么?“

    陈家琪被胜男盯得心慌,挠着下巴:“对了,你不是跟那个死警察分手了么?我给你介绍下我这个哥们怎么样?“

    胜男摇头:“才不要。“

    陈家琪拽着胜男的肩膀:“别啊,我哥们人长得很帅啊!“

    胜男一把拖下陈家琪的手:“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姐夫出事了。你的电话整整两天都不通,他的电话也关机。“

    陈家琪小眼睛微微一闪,咬咬唇,大笑:“哈哈哈!你不会以为我和你姐夫发生什么事了吧?你放心,要真发生了,我也会很温柔对他……”

    胜男急忙双手捂住陈家琪的嘴,悄声说:“喂,你注意点影响好不好!”

    “唔唔唔——”陈家琪似乎还是在拼命说,无奈胜男的大手掌使劲捂着。

    陈家琪只得住口。

    胜男放下手,一把按下陈家琪:“哎,你知不知道姐夫去哪里了?他怎么关机了?他不是带着文文回的家么?怎么昨天文文接的电话,说他有事,去外地了?“

    陈家琪钩钩手指头:“过来。“

    胜男便急忙将耳朵凑到陈家琪的唇边,陈家琪悄声说:“梁叔带着聘礼去你家,向你妈妈提亲去了!哈哈哈!“说着说着,声音又大起来。

    胜男冲着陈家琪的肩膀便是一锤,捶完之后,脸上飞上一层绯绯红云,血液和心跳瞬间加速,整个人像是奔跑在草原上似的,蓝天,白云,骏马在驰骋,驰骋……

    陈家琪看得一阵心痛,拍一记胜男的脑袋:“喂,小笼包,你丫就真的这么想嫁给梁叔?“

    胜男低头,开始头也不抬地盯电脑屏幕。

    嫁?嫁。

    她以前从未想过。凌查理未提醒她之前,她只知道,姐夫是她很重要的人,凌查理提点之后,她只知道,自己想和他在一起,嫁人……

    胜男想起A片中的场面,顿时心要跳出来了。

    姐夫喜欢自己么?如果喜欢的话,自己真的要和他,那样么?会疼么……

    想着想着,胜男脸上一会儿恐惧、一会儿幸福,竟拄着腮,微笑着望起了白花花的天花板……

    于此同时,梁少游沉沉的眼皮像风箱一样慢慢拉开,亦是第一眼迎上白晃晃的天花板。

    前晚在强迫家琪不要告诉胜男之后,他便又昏睡过去,不知自己已昏睡了一天一夜。

    手脚依旧软得厉害,像是被点了穴似的,梁少游想坐起来,可惜身子沉得像有千斤重。

    呼吸罩依旧罩在脸上,梁少游想抬起手臂摘下来,手指动了动,办不到。

    梁少游只得任自己的脑子开始遐想,突然就记起少年时候的篮球时光。那时候,梁少游的位置是小前锋,也曾因对方的王牌球员是后卫而让190公分的他打过后卫,自己的每场平均得分是40分……

    吱呀一声,病房的门开了,梁少游的心下一阵紧张,却见是一个十岁的女护士。

    “你好,梁先生你醒了。”小护士的声音甜甜怯怯的,有些害羞,梁少游见惯不惊。自己让异性脸红的次数一个月内会发生多少次,他数不清。

    梁少游回以礼貌的一笑,笑完之后,才发现自己脸上的表情人家看不到。

    “请漱口。”小护士端过一个温水杯,将梁少游的头轻轻抬起,除下氧气罩,梁少游饮一口水,一面吃力地冲刷着口腔,对这种服务显然有些不习惯。

    漱口之后,护士便开始给用毛巾给梁少游擦脸,擦脸之后,竟然连胡须也代劳剃掉了,梁少游不自在起来:“谢谢你。”

    小护士满脸微笑:“不用,这是我的工作。”

    小护士开始给梁少游擦手:“梁先生的手真好看。”

    梁少游于是想起胜男那双并不好看的大手。

    “梁先生在想什么?您别难过啊,您现在身体很虚弱,过几天就有力气了。”小护士说着,问了一个让他非常尴尬的问题:“梁先生,要给您擦身体了,可以么?”

    (下)

    梁少游双目一瞪,怔了一下。

    不愿意。一百个不愿意,一千一万个不愿意。

    身体被女人看见,不是应该在做那种事的时候么。

    梁少游僵硬地噙着一贯的绅士笑容,礼貌地说:“不麻烦了。”

    小护士似乎也见多了这样的病人,笑说:“昨天和前天这些事也都是我做的,事先没征求您的同意,对不住啦。防止感染是很重要的事,您又不像是讳疾忌医的病人,要不。您就麻烦我一下?“

    梁少游的脸开始发烧。

    眼睁睁瞅着小护士掀开他的被子,脱除他的病号服上衣,托着他的后臀去下裤子,梁少游紧紧咬着唇,任自己像一截赤条条的白萝卜一样,当然,不只是一条白萝卜,两腿间的那里被留置的橡胶导管让梁少游羞得恨不得一把扯下来。

    可惜,手臂连半丝力气都用不上。

    如果自己这个样子被那个丫头看到……她会当场大哭吧,然后嫌弃那个被她崇拜了多少年的无所不能的男人……

    梁少游双目紧闭,狠咬着下唇,毫无半分气力的身躯开始微抖。

    “梁先生,请不必在意,这只是暂时的,都吃五谷杂粮,谁还不生病呢,请快点好起来就好了。”小护士耐心开导着,微笑,笑得满眼的心疼,瞥一眼这个男人的紧闭的双目,这个人的眼睫毛一颤一颤的,高挺的鼻梁像雕像似的。

    多好看的男人啊,可惜了。小护士在心里惋惜道。

    皮肤被柔软的湿毛巾冲刷着,流水声,拧毛巾的滴水声,皮肤被擦拭的刷刷声,听得梁少游耳朵声声发涩。

    脖颈,腋下,手肘,胸前,腰间,梁少游虽闭着双目,却依旧能感受到小护士微微动了下导管,仔细擦拭着自己最隐秘的地方。

    梁少游想指着门口,冲小护士大喊一声出去,想扯过被子,遮住自己虚弱得纸扎一般的清瘦身体,在他终忍不住要发怒的时候,小护士竟抬起他的一条腿,一面夸赞外加安慰着:“不愧是成功的男人,您的心理素质很好,今天晚上您睡觉前,我会再为您代劳一次的。”

    梁少游听后,睁开眼睛,勾起唇角,望着煞白的天花板,像是冷笑,又像是在苦笑。

    “姑娘,我可以问问,你还需要为我做些什么么?这样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啊。”梁少游和煦地笑着。

    “哦,也没什么,两小时为您翻□,擦擦身体,帮您吃饭,量血压,为您按摩什么的。”小护士抬起梁少游的另一条腿:“没什么的,您要好好吃东西,调整好心态,身体会好起来。“

    梁少游若有所思地想着,感慨道:“原来,病人这么累人。“

    梁少游的右肋又开始隐隐作痛,目睹着十七八岁的少女为自己换衣裤,换床单,为自己带上呼吸罩,喂水,翻身……恍然间,觉得自己竟忽然沦为了初生婴孩。

    “早啊,少游。”

    康医生穿着一身白大褂来查房,之后,梁少游细了些许的右手腕又被扎上了一瓶挂水,说是营养液,滴进血管里,透心凉。

    初冬的阳光微微探进病房,康医生拉开窗帘,窗外的杨树上光秃秃的,偶有几片干叶子,黑里泛着棕黄,像老人老年斑的颜色。

    窗外似乎起风了,凉得梁少游体力不支,胡思乱想着就晕晕乎乎入了眠,下午醒来时,手上依旧在打着点滴。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

    梁少游正在黯黯地想自己也没法子反锁,也没法子开门时候,一声“爸爸!”,让他精神稍微清醒了些。

    梁少游看到文文抱着一个和这个孩子的上身差不多高的保温瓶跑到自己面前,保姆刘阿姨紧跟其后。

    “文文,放学了?”梁少游瞄一眼文文的背后,背着书包,从上海将他带回来的时候买给他的。

    “放学了!爸爸,这是刘阿姨给你熬的粥!铁树叶红枣粥!能治你的病!”文文说着,将保温瓶小心地搁在床头的柜子上,有模有样地旋开保温瓶的盖子。

    “别烫着。”梁少游忍不住侧过脸紧跟着文文的小手叮咛道。

    刘阿姨急忙去夺文文手中的碗,文文一把推开:“我来!”

    刘阿姨看一眼梁少游,梁少游轻轻颔首眨眼,表示允许。

    只见文文肉呼呼的双手端着保温瓶,慢慢地将瓶倾斜,让粥缓缓从杯中流到碗里,碗满的时候,文文拱下脑袋,用嘴巴呼噜噜喝一小口,然后均匀地舀一小勺,送到梁少游唇边:“爸爸,

    吃点吧。“

    梁少游启唇。

    铁树叶是甜的,红枣也是甜的,甜得他没什么胃口。

    文文再舀一勺,梁少游勉强咽下,忍不住将头转移至窗的方向:“好儿子,爸爸饱了。“

    文文拼命摇头。

    刘阿姨忍不住瞧着梁少游苍白的脸色,叹一声说:“梁先生,要不,您再吃点吧,都那么瘦了,而且……“

    梁少游一听而且,脸色一变,文文使劲摇晃着刘阿姨的手。

    梁少游板起脸:“没事,说。“

    “那我说了啊。这是文文亲手煮的……我搭了把手。“刘阿姨低下头:“他怕你难受,才说是我煮的,这是他从学校医生那里拿的偏方……”

    梁少游急忙问文文:“文文,你告诉你们医生我的病了?”

    文文摇头:“我说是我外公!”

    梁少游心下一紧:“二年级的孩子,学什么煮粥……”

    文文又舀起满满一勺:“因为要爸爸好好的!打起精神,爸爸你要坚强!要好好吃东西,病好了再去给我开家长会!”

    梁少游眼角一湿,努力张开吞下。

    文文再送一勺,大口吞下,父子两人吃着吃着,刘阿姨就背过脸,转身小跑进洗手间。

    半碗粥之后,梁少游终于铁下心:“刘阿姨,带文文回去吧,我累了。”

    文文摇头:“爸爸你睡吧,我陪你!”

    梁少游求助地望一眼刘阿姨,刘阿姨只得摸摸文文的大脑袋,笑说:“文文,你在这里,爸爸怎么睡得着,会影响爸爸病情,快跟我回去!“

    文文这才跟着离开,走到门口时,回头坚定地对梁少游说:“爸爸,你放心,你没好之前,我绝不告诉胜男姐姐!”

    刘阿姨带着文文回到梁宅时,只见胜男正抱着双腿坐在梁家门口,一双大眼睛略显疲惫,一副等了好长时间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一天双更是不是太多了,好像大家都没时间看的样子……TT

    PS:有人想查理了么?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