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夫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三章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第三十三章

    (上)

    “妈,我回来了。”

    梁少游牵着文文的小手敲门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竟没有家里的钥匙。喊妈的时候,梁少游的声音有些微颤。

    环顾一周,家里的一切摆设依旧,三室一厅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空着的两间屋子让这个120平的房子略显空荡而苍凉,苍凉如母亲的头上的银丝。可是,母亲的变化并不大,不像这个城市——一路上,广告牌是陌生的,许多楼也都拆了盖上了新的,只有家在不变的县级市中心的树,因为靠近市政府,大树参天,亭亭如盖。

    “老二?哎呀妈呀,怎么瘦成这样了?这个孩子是?”梁母接过梁少游手上提着的营养品放在地上,轻轻摸摸少游瘦得刀削过似的尖脸,摸着摸着,梁母满脸的纹路就似乎重了些。

    “最近有点忙,过了这一阵子就胖回来了。这是你孙子,梁东文,文文,快叫奶奶。”梁母探□去摸文文的头,梁少游笑着微微拢起梁母垂到视线里的一绺白发。

    “奶奶!”文文朗声喊着。

    “孙子?什么时候的?这么大了,我怎么不知道?唉,文文真乖。他妈妈呢?”梁母一边刮着文文的小鼻子,一面嗔怪着:“忙,忙,忙,就知道忙,傅彪和罗京忙出什么结果来你没看见么?“梁母紧着有些花的双目仰头打量着儿子,嗔怪着。

    梁少游心里咯噔一下,脸上却是微笑:“他妈妈不在呢,这事您就甭管了,以后给您娶个比美琳还好的儿媳妇……“

    梁母端上一盘香蕉,一盘橙子,一面给文文剥香蕉,一面抱怨:“你就挑吧。回来也不说一声,对了,你怎么不是周末就回来了?”

    “哦,”梁少游笑说:“刚忙完一阵子,又将儿子认回来了,一忙完就抽空领回家给您和爸看看。”

    “回来就好,给你哥打个电话,让他一家三口晚上回来吃饭。”梁母只道是梁少游在外面的风流帐,当着孩子的面,也并不多问,一边说着,走到门前开始换鞋,梁少游急忙握住母亲干涩的手腕:“妈,我和您孙子刚回来你怎么就出去了?”

    梁母一面换自己的平地布鞋,一面抬头看自己的儿子:“看你瘦得这熊样,家里又没有小孩吃的,妈去买点菜,顺便买点肉,晚上老大带着霏霏和惠娟来吃饭。”

    换做以前,梁少游肯定是哦一声,便倚在沙发敲着二郎腿看球赛或者经济频道,这次,他却连忙起身:“妈,我去吧。文文,你留在奶奶家看电视,不准捣乱。“

    文文拼命点头:“好!“

    “你们年轻人哪会买菜!“梁母看一眼少游,一脸的宠溺。

    年轻人。父母面前果然如此,多大的子女都会被看成小孩子。

    梁少游眼圈有些发热:“我还年轻人呢,要买的东西不少,我陪您老人家去?”

    “算了吧,你开着你那车,在菜市场刮一下我还怪心疼的。”梁母已经开始穿外套。

    “我这次没开车。坐飞机回来的。”梁少游急忙穿上鞋,脚有点肿,穿鞋时稍微费了点力气。

    “你啊,真是有钱烧的,从北京回青岛的卧铺车都不到200块!”梁母埋怨着,她不知道,自己家老二已经不起一夜的火车颠簸。

    梁少游勉力赔笑,挽了母亲胳膊去买菜,购回一堆战利品回来的时候,梁父已经在和文文笑着,闹着,沙发上的垫子、抱枕、桌子上的盘子、杯座掉了一地。梁父没退休的时候,是县里的某局领导,多年来一直板着一张老脸,号令全局人和全家人,因为梁少游当年毕业的时候没有听从他的安排,多年来父子一直关系僵硬。没想到突然多了个孙子,他竟然乐出一脸笑纹,老小孩似的。

    “死小子,我不管他是你和哪个女人生的,他是我梁浩远的孙子,你就得给我好好教养他!”父亲的声音依旧底气十足,教训人的强调,这是多年来梁少游一直耿耿于怀的事,于这一刻,梁少游耳中竟听出无限的亲恩。

    梁少游忽然就觉得眼角有些湿润。

    “那是必然。”梁少游从自己的休闲西装里掏出一只碧玉鼻烟壶:“爸,从香港带来的,给你的。”

    晚上,少游的大哥一家三口回来,全家七个人吃了一顿团圆饭,因为有两个孩子,这顿饭前所未有的热闹,饭后,梁少游和哥哥梁少钦一路在市中心的大桥上漫步,梁少游想拜托少钦以后照顾整个家,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梁少游带着文文乘第二天一大早7点50起飞的航班,一路上,梁少游闭目养神,连航班提供的饮料都未动一口,生怕在空中发病,8点55的时候到达机场,解下安全带时候,终于送了一口气,右肋处的胀痛感却应时而来。

    吞下几粒止痛药,梁少游装作若无其事地领了文文下飞机,走在阶梯上时,梁少游视线有些模糊,脚下也有些发软,咬牙挺着,带文文下了机,周三的早上人并不多,人来人往的对话声、行李箱咕噜咕噜的摩擦声却让梁少游闻之如雷,右肋处的胀痛更是犹如皮球要撑裂一般,走着走着,梁少游牵着文文小手的手便颤抖起来。

    文文仰头看一眼梁少游:“爸爸,你怎么了?要打120么?“

    梁少游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浑身也开始颤抖,痛苦地紧闭双目:“手机在我裤袋里……掏出来……”

    文文急忙去摸梁少游的裤袋,手机尚未摸到时候,梁少游脚下已软得犹如陷入了沼泽地一般,下陷,下陷,文文拖着哭腔,冲着人群大喊:“救命啊!“

    “不要告诉……胜男……”

    梁少游双腿一软,呕出一口血,跪倒在地的那一刻勉力说。

    (下)

    此时,陈家琪正在挨个打电话给自己的哥们:“干嘛呢?在局子里蹲着还是在女人被窝里……哎,没空搭理我……去你大爷的,我问你,这本《XXXX》你会买么……不买?宁可给你爸妈买杜蕾斯也不买健康书?大爷的你脑子有病是吧?好了……改天找你喝酒。”

    “喂,美女,这么长时间没听说你的消息,你丫被包养了?”

    陈家琪的说话方式让胜男不得不捂住耳朵,可是,光捂住耳朵不够,因为陈家琪不但用声音制造噪音污染,手机的铃声也在制造慌乱。

    慌乱?胜男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陈家琪《失业情歌》的手机铃声会这样惊慌。

    “喂,你电话响了!”胜男拍拍陈家琪的胳膊。

    陈家琪一看来电显示,脸色一变:“喂?好,我知道了,别哭,我马上来!“

    陈家琪说完,抓起外套就往外跑,连胜男的问讯声都没听到。

    陈家琪赶到医院时,急救还在继续,文文一个人背着小书包坐在休息椅上,没有像上次一样大哭,皱着小眉头,嘟着嘴,一言不发。

    “文文!“

    陈家琪一把将文文抱住,“你爸爸怎么样啦?”

    文文像小大人一样,神情严肃:“家琪哥,爸爸刚才被送来的时候,脸色脖子上身上全是血,不过,我相信爸爸会没事的,他答应过爷爷我会把我养大。”

    陈家琪拍拍文文的小肩膀:“文文你真丫的是个小爷们!”

    文文挺着小胸脯说:“我是男子汉!”

    陈家琪像拍大人似的拍一记文文的后背,文文被拍下了椅子:“好样的,男子汉,以后不准惹你爸生气了!你爸爸现在身体相当虚弱,不经你气,知道么?”

    文文点头:“知道了!”说完之后,却搂着家琪放声大哭:“家琪哥哥,爸爸会不会死啊,呜呜呜呜……”

    家琪忙捂住文文的嘴:“嘘——别影响抢救!”

    文文的鼻涕眼泪混在一起,将陈家琪的手掌糊得蔫蔫乎乎一团。

    几分钟之后,康医生和几个护士缓缓推着推床出来,康医生的背后湿了一大片。陈家琪急忙凑上前去:“舅!梁叔怎么样?“

    康医生摘下口罩:“暂时脱离危险了。他到底干什么去了?上消化道大出血,肿瘤也有增大趋势?”

    家琪摇头:“他就是回家了一趟啊?”

    康医生镜片后的眼睛透着一股冷血式的冷静:“这个人总想什么事都自己担着。他让我们替他保密,反而让他心里压力更大,我看都不如让该知道的人都知道。”

    “可是,如果他病的消息传出来的话,他的股票就得跌,很多事情就不在控制中了,他会受的刺激更多啊!”陈家琪解释着。

    康医生的冷静超乎家琪的想象:“都病成这样了,还做什么商人?把股票和公司都卖给了能换一条人命也算他赚了。”

    陈家琪挠挠头:“那现在怎么办啊,切除肿瘤还是肝移植?”

    康医生摇摇头:“他现在很虚弱,这两样都无法进行,先让他恢复体力,补充营养,等白细胞数目达标的时候再说。”说完,一面摘手套,一边往洗手间走。

    陈家琪一愣,追上推床,床上的梁少游虽然脸深深埋在氧气罩之下,却掩饰不住失血过后的煞白。

    “爸爸,爸爸你睁开眼吧。文文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文文一边抹着泪,一面盯着双目紧闭的梁少游说。

    陈家琪搂住文文:“乖,别吵。”

    直到暮色已深时候,梁少游才微微睁开眼睛。

    视线里模模糊糊有个人影在慢慢清晰,梁少游心里咯噔了一下,浑身像是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着似的,丝纹动不了,视力渐渐清晰,梁少游见是陈家琪,心方安了些,陈家琪见梁少游醒来,急忙握住梁少游那只没打点滴的手:“梁叔,你怎么样了?”

    怎么样,浑身动不了,难受死了。

    梁少游想安慰陈家琪,我没事,却力乏得发不出声,吃力地回给陈家琪一个笑,无奈脸遮在呼吸罩之下。

    “别丫的笑了,笑得那么费劲。让胜男过来陪你吧!“陈家琪见梁少游一副不堪一击的状态,啪嗒啪嗒开始掉眼泪。

    梁少游痛苦地闭上眼睛,使出全力,摇头。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有什么想说的么……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