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夫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二章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第三十二章

    (上)

    梁少游泰然摇头:“在事情没安排好之前,我不会入院的。”

    “那我就告诉胜男!”陈家琪大叫。

    梁少游心跳有些加快,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梁少游看着陈家琪紧张的脸,故意恬然一笑:“干嘛用这个威胁我?那你告诉她好了。对了,我可是安排你们在相邻格子间,珍惜这个机会啊。还有,中午我去见新华书店的老总,你得替我挡酒去……”

    陈家琪气得拍着梁少游的桌子打断道:“够了,什么挡酒!你是想把我引荐给他是吧?安排后事么?他们下午喝酒唱歌玩女人你走开不就成了!就因为这事就要打乱治病的疗程,要打吗啡止痛?那中午的活动你丫的取消吧!”

    梁少游若无其事地说:“当然不止这件,下午还要参加问文文的家长会,都不知道能参加几次了,他的学校离家比较近,但是好像一般,我想给他转校……”

    陈家琪捏着拳头:“梁叔你真他妈是个傻子!你就只想着我们,那你自己什么时候接受治疗?“

    梁少游敲敲笔,忽然就一副终于想起来的表情:“对了,我让胜男写的对畅销图书的认识,她还没交给我呢,你让她过来交份打印稿。”

    陈家琪摇头:“不去!”

    梁少游笑着打趣家琪:“还像个小孩子呢,几个月之后,我在那边见到你爸,他会怪我没教好你。”

    陈家琪认真地盯着梁少游祥和的脸:“那你多活几年,明天给我住进医院去!”

    梁少游将自己的表指给陈家琪看:“明天是胜男的生日。”

    “后天。”陈家琪说。

    “后天我回一趟青岛老家。”梁少游笑说。

    陈家琪摔门而去,梁少游叹息一声,从抽屉里掏出一包烟,点上,刚吸一口,右肋便开始阵阵抽痛起来,只得狠狠将烟掐灭于水晶灰刚中,掏出药片,一仰头吞下,大口大口喝水。

    胜男带着打印出的对畅销书的认知分析书敲门而入,梁少游大致看了一眼,面上不带一丝表情:“似乎准备的不充分,回去继续准备,和陈家琪调查完市场之后再写吧。“

    胜男有些泄气,不敢看梁少游,垂着头说:“姐夫,我昨晚一夜没睡,就是为了弄这个。”

    梁少游只得微微一笑:“没事,你刚接触,下周一给我吧。没什么事你先出去。”

    胜男点头,将梁少游的门关掉的那一刻,梁少游从抽屉里掏出美琳的照片,轻吻,黯黯地说:“美琳,你看,我怎么放心走。“

    照片上的美琳几十年如一日,美得祸国殃民,美得……梁少游想着想着,又想起那个深夜的小巷,一群饥渴的饿狼……

    右肋的疼痛加剧了,一阵又一阵的胀痛疼得梁少游双目睁不开也合不上,整个人蜷缩在转椅中,一滴滴汗珠从他的太阳穴处大颗落下。

    不能在这里发作,坚决不能!

    梁少游哆嗦着手,紧捂着右肋处,疼痛没有因此而减轻半分。梁少游努力挣扎着,用另一只手摸出包里的一只针管,还有一小玻璃瓶止痛的,奇效药。

    (下)

    这天中午,梁少游果然带陈家琪去见几个书店老总,包括一个外地的某省龙头老大。

    “梁老弟,怎么瘦成这样了?这是要去当男模么?”

    一个外地的书店老总拍着梁少游日单薄的后背,发现虽是临近冬天,梁少游笔挺的西装下在他一行一动时候晃晃悠悠的。

    “倒是想去呢,有几位兄长的照顾,就是当发哥咱也不去!”梁少游笑说,一边引来陈家琪。

    以往,众人都知道梁少游的脾气:这个有原则的年轻人喝酒超过一定量时候,便滴酒不沾,从不饮醉,可这次梁少游不得不以茶代酒,因为烟酒都是发病的极度危险物。陈家琪怕这帮人为难梁少游,拼命喝酒,众人见梁少游脸色不好,又消瘦了许多,也不便劝酒,梁少游便得空离开,去文文学校开了一个家长会,刚一坐到文文的座位上,便有几个女家长前来搭话,梁少游微笑回应,心想,不知他们知道我的身体状况,不会不吓跑呢?

    家长会开完之后,梁少游驱车带文文回家,一路上,文文坐在副驾驶座上盯着梁少游的脸一句话也不说。

    梁少游便笑问:“你看什么?“

    文文说:“同学都说我爸爸长得帅。”

    梁少游抽出手刮一下文文的鼻子:“你的同学们很诚实呢。”

    文文盯着梁少游因打点滴而贴了药用胶带的右手腕:“他们还说,你爸爸是不是身体不好啊?看上去像短命的样子。”

    梁少游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

    “你怎么回答的?”

    文文握紧小拳头:“我对他们说,管你们什么事!你们是妒忌我有这样的爸!”

    梁少游揉揉文文的大脑袋:“怎么这样和同学说话,要对同学有爱。听到了么?“

    文文摇头:“那他们骂你!“

    梁少游不语,一股强烈的疲惫感袭上浑身的每一个角落。

    下午三点多,尚且不是交通高峰期,倒也没有那么堵车,回去之后,梁少游便躺倒在卧室床上,身体一如既往地发着低烧,他却没有昏昏入眠——公司要结束么?自己似乎撑不下多久了,切除肿瘤还是肝移植?总之,手术失败的结果只有一个字。可是,结束了公司,要有多少人暂时失业呢,胜男以后怎么办,文文以后谁来带?明天是胜男的生日了,送她什么比较好?玫瑰和蛋糕?玫瑰不行,自己还能活多久?别害了人家;陪她买衣服?自己如今这体力,怕是逛不了街了。

    梁少游想起胜男小时候,自己总买一堆零食给她吃,吃得小丫头乐呵呵的,还要往姐夫的鼻孔里塞……要不,领她去个好的地方大吃一顿?

    他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不知是不是给胜男过的最后一个生日,得有值得珍藏的东西,得有个任时光流逝,却依旧不会变迁和褪色的纪念。

    时光。

    那么,就让流淌的时光陪伴她吧。

    于是梁少游唇角勾起,绵绵入了睡,直到晚上六点多,文文喊他吃饭时,他才被迫醒来,勉强喝一碗紫米粥之后,便实在咽不下去任何东西。

    “梁先生,吃点饭吧?您那么高的个子,喝一碗粥怎么能饱?“保姆张阿姨说。

    梁少游摇头:“中午吃太多了,对了,文文,爸爸可以检查你的作业么?“

    正在啃排骨的文文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不让看!“

    梁少游宽和一笑:“没认真写吧。“

    文文摇头:“有!“

    “那为什么不让看?”梁少游有些奇怪,便径直去文文的卧室,翻开他的书包,作业本没找到,却见他的书脏兮兮的,像是被脚踩得不成样子了,作业本子上也被乱划了一通,梁少游看到了本子上用荧光笔夸张而歪歪扭扭地写的大字:东亚病夫之子。

    梁少游心下一揪。

    “被同学欺负了呢。”梁少游微笑,难以想象,满墙乱画的坏孩子,居然受了欺负却怕父亲担心。

    梁少游拍拍文文的肩膀:“有没有哭?有没有受伤?没有告诉老师?“

    文文摇头:“我是男子汉!我会自己解决的!”

    梁少游抚摸着文文的圆脑袋:“好样的,可是,怎么解决?拳头?”

    文文点头:“对!”

    梁少游大声斥责:“错!”

    文文不服气地掐腰:“谁让他们说你,说你就得挨揍!”

    梁少游使劲拍拍文文结实的小屁股。

    两人正说着,只见张阿姨在门口喊着:“梁先生,电话!“

    梁少游结果张阿姨手中的电话,只听胜男兴奋地说:“姐夫,我明天过生日!可以陪我过么!我会烧一桌子好菜!“

    梁少游情不自禁地启唇微笑:“都谁去呢?如果请了公司的女同事,他们会怕我的。“

    胜男急忙解释:“没有!就我们两人!“

    梁少游思索了片刻:“叫上查理和家琪吧,人多热闹。“

    胜男在电话那头急忙拒绝:“不要,查理说和我分手了,家琪太吵。“

    梁少游说:“生日就是要热闹啊,而且陈家琪大概知道你的生日,你还是请他一下吧。”

    胜男有些不痛快:“好。”

    梁少游放下电话之后,文文说:“爸爸,带我去胜男姐姐家过生日!”

    梁少游苦笑:“文文,爸爸明天回青岛爷爷家,不去给胜男姐姐过生日。”

    文文指着梁少游的鼻子:“爸爸,你为什么说谎!”

    梁少游一把将文文搂在怀里:“大人有时候说的谎言是善意的,你太小,还不懂。”

    文文懵懂地问:“那你还娶胜男姐姐么?她看上去很想嫁给你啊?你带别的女人回家睡觉她都不计较……”

    梁少游鼻子一酸。

    第二天一大早,胜男便精心画了眼睛和睫毛,脖子伸得比鸵鸟还长,可是,直到下班时候,都没见到梁少游出现,第二天晚上下班之后,梁少游也并没出现在琳琅苑。胜男做了一桌子菜,只有她和陈家琪共享,陈家琪领着自己家巴顿,带来了自己的礼物,是个大狗熊,比人还高,还有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梁少游托他带回来的,胜男打开一看,是只SWATCH的女士表,这款女士表比较中性,黑色的表带和表盘,小钻围在表盘的十周,贵气又豪爽,胜男戴在手上惊喜之中,却又在镜子中看到了一张失落的脸。

    “姐夫,”胜男将表揭下来,小心翼翼地放进透明的盒子里,“你记得给我买那么好看的表,怎么就不记得来呢。”

    作者有话要说:有点卡文啊,正在酝酿温馨的情节ING~~~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